4小說網 > 極品神醫奶爸 > 第178章 如何證明自己是正常人!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178章 如何證明自己是正常人!

小說:極品神醫奶爸作者:易水朝歌字數:5498更新時間 : 2019-03-13 21:18:21
    剛剛自己怎么拉攏都不愿意呢,現在忽然就開始往上貼了。

    “喂,你們誰能給我解釋一下嗎,我感覺我好像是從外星球流浪過來的!我們剛剛不是在同一個頻道嗎?”

    “我治好了大馬猴的精神病,這個丫頭想有求于我!”蘇塵解釋了一句。

    樓以瀟恍然大悟。

    蘇塵治好了大馬猴,而安墨瞳也是過來探望病人的。

    她想求蘇塵為她的朋友看病!

    再聯想到剛剛他們的談話,樓以瀟不禁白了一眼蘇塵。

    這么好的一個免費的代言,不要白不要啊。

    再說了,安墨瞳可是亞洲歌后,有幾首歌曲現在還掛在各大網站的金曲榜。

    雖然比那些一線當紅的大火的小花旦沒法比,但是一個亞洲歌后的代言也有力氣了好吧。

    其實這個丫頭不如影視明星或的原因,那也是這個丫頭不想進入娛樂圈。

    樓以瀟可以肯定,如果這個丫頭進入娛樂圈,那效果也絕對會好過很多的大明星。

    “樓姐,你快管管你家男人,哪有這么欺負人的,上次你們家美容院開業,我還發言了呢,要不就讓你男人趕緊給我代言費!”

    安墨瞳只有二十二歲,剛剛大學畢業,在他們的面前自然可以如同一個小孩子一般的耍賴。

    “我可管不了他,要是你能給我代言的話,這件事倒還可以商量!”

    “我這不都是答應了嘛!”

    “真的?”

    “當然是真的!”

    安墨瞳點了點頭。

    樓以瀟則是用腳上的高跟鞋輕輕的碰了碰蘇塵

    “孩他爸,現在有個免費的勞動力,我們要不要,而且效果好像還不錯哦!”

    蘇塵裝模作樣的考慮了半天,然后認真的說道。

    “馬馬虎虎吧,先給她簽上十年的合同,要是哪天不聽話了,就把她給賣了!”

    “蘇塵!”安墨瞳雙手掐腰氣呼呼的喊道。

    結果安墨瞳越看蘇塵越氣,然后對著蘇塵又是一腳。

    “哎呀,不行啊,這個丫頭會打人,我還是在考慮考慮……”

    就在幾個人打鬧的時候,從不遠處走來一個女人。

    穿著醫院的病號服。

    那女人看到蘇塵先是一愣,然后徑直沖著蘇塵走了過來。

    女人走到蘇塵的身邊,噗通一下對著蘇塵就是跪了下去。

    來的人居然是劉麗!

    她居然還沒有出院?

    樓以瀟也是驚訝的看著忽然下跪的劉麗。

    安墨瞳則是啊的一下,趕緊跑到了蘇塵的身后。

    這里可是精神病醫院,而且對方又是穿著病號服,萬一她撓自己怎么辦?

    自己又不能和她一般見識!

    當初在肯德基,這個女人因為孩子的事情打了溪溪,而樓以瀟則是打了黃鶯的精神病醫院的電話,把她弄進了精神病醫院。

    沒成想她到現在還沒有走出這精神病醫院。

    以前是馬家因為她是小三,不會把她弄出去的。

    其實就算是馬家不讓她出院,只要她的病情好了,她自己的家人也會把她接出去的。

    結果就是后來馬長被蘇差點給打死,這件事也是馬家察覺到了。

    馬家的人自然不會為了一個女人而去得罪蘇塵。

    萬一你把人弄出去了,那個蘇塵還沒有解氣怎么辦?

    劉麗也不知道從哪里得到了消息,今天無意間看到蘇塵過來,就這么做了。

    眼淚一個勁的流。

    “樓小姐,您也是一個孩子的母親,我求求你,放我出去吧,我知道錯了,我有眼無珠,我該死,我……”

    樓以瀟和蘇塵對望一眼,他們并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非要把人往死里整的人。

    這個女人當時的所作所為確實挺讓人生氣的,但是現在早就過去了,誰還老惦記著這點事。

    怎么整的好想自己一直盯著她不讓她出去一樣。

    “你身體好了自然可以出院啊,我也很納悶,你怎么還在這里,難道你真的有精神病?”

    一個曾經的精神病患者詢問一個正常人,你真的有精神病,這還挺讓人難受的。

    “是馬家的人說的,我得罪了蘇公子,沒有蘇公子的同意,誰也不敢讓我出去,蘇公子,你大人大量,就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蘇塵忽然明白了,感情這事還和自己有關系。

    對著樓以瀟遞了一個眼色。

    樓以瀟立刻明白了蘇塵的意思。

    “好了,這件事已經過去了,等會我會和醫院打聲招呼,你讓你家人來接你出去就是了!”

    “謝謝,謝謝!”劉麗不停的磕頭。

    “還有……”樓以瀟又正色的說道,“這件事蘇塵并不知情,造成這一切的后果也并非是蘇塵的意思,你明白我的話嗎?”

    “明白,明白,我不會有任何的怨言,謝謝你們!”

    一直等到劉麗離開,樓以瀟又和安墨瞳解釋了一下他們和劉麗之間的矛盾,安墨瞳也不禁有些唏噓。

    “這好好的一個人被送進精神病醫院還就出不去了?”

    “不然呢?”樓以瀟也是笑了起來,“如果你被送進了精神醫院,你會怎么做?如何證明你自己不是精神病?”

    “我……”安墨瞳想了想,“我會唱歌,我可以唱歌給他們聽啊,唱我最拿手的《平安》或者《心念》也可以啊~!醫生聽了我的歌,應該就會相信我是正常人了吧!”

    “嗯,有可能,不過你為什么要唱歌?”

    “證明我是正常人啊!”

    “正常人還需要證明嗎?”

    “……”

    安墨瞳一下子被問住了。

    是啊,正常人還需要證明自己是正常人嗎?

    誰也沒有向別人證明自己是正常人啊。

    “可是我……是他們把我帶到這里的啊,他們說我有精神病!”

    “帶你到這里你肯定是有病啊,不然你來這里干什么?”

    “我沒有病,我是正常人!”

    “那你如何證明?”

    “我……我會唱歌……”

    “噗嗤!”樓以瀟被這個小丫頭給逗樂了。

    “醫生,我們這里有一個精神病,快來把她抓走啊!”蘇塵一臉嫌棄的往旁邊靠了靠,就好像精神病會傳染一樣。

    “那你說,如果被抓進這里來了,應該要怎么做!”

    “一個正常人想證明自己的正常,是非常困難的。也許只有不試圖去證明的人,才稱得上是一個正常人。永遠不要試圖去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的存在,證明自己多么的有錢,多么的有知識,翟天證明自己是博士,結果博士丟了,趙麗證明自己沒懷孕,結果孩子出生了,范冰證明自己沒有逃稅,結果因為偷稅被罰了八個億,而且永遠也不需要去證明自己多么的愛對方,喜歡你的人不需要這些,而不喜歡你的人,也不會相信你的證明!”

    樓以瀟的最后一句話卻是對著蘇塵說的。

    蘇塵知道這是她對自己的回應。

    “可是,不證明的話,他們就會把我當做精神病啊!”安墨瞳還是很固執的說道。

    “你有沒有聽過這樣的一個故事,一名負責運送精神病人的司機因為疏忽,中途讓三名患者逃掉了。為了不至于丟掉工作,他把車開到一個巴士站,許諾可以免費搭車。最后,他把乘客中的三個人充作患者送進了醫院。”

    “然后呢?”果然安墨瞳對故事很感興趣。

    “第一個人為了證明自己不是精神病,然后大聲的和醫生說,地球是圓的,這句話是個真理,精神病可不知道這些!”

    安墨瞳點了點頭,“醫生信了嗎?”

    “當他說道第十四遍的時候,醫生為其注射了安定!”

    而此時醫院的醫護人員已經給病人分發過了藥片,而病人也都吃完了藥。

    他們可以進去探視了。

    樓以瀟和蘇塵也是起身對著不遠處的病房走了過去。

    “那第二個人呢,第二個人是怎么出來的?”安墨瞳就像是一個好奇寶寶,跟在兩人的身后,還在不停的詢問。

    樓以瀟笑笑,就像對待自己的小妹妹一樣。

    “第二個人是社會學家。他說美國前總統是克林頓,英國前首相是布萊爾。然后還把南太平洋各島國領袖的名字都說了一遍……”

    “嗯,這樣醫生應該相信他是正常人了吧!”

    “你剛剛把你自己的歌曲都唱了一遍,不也是沒能證明你是正常人?”

    蘇塵也是接了一句。

    安墨瞳沖著蘇塵翻了翻白眼。

    “并沒有,同樣的,醫生也是給第二個人注射了安定!”

    “也是!”安墨瞳自言自語道,“如此一來,豈不是就沒有辦法證明自己是正常人了?”

    “那也不一定,至少第三個人就安全的逃了出去!”樓以瀟接過話頭。

    “哦?樓姐,你快說說他是怎么做的!”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樓以瀟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樓以瀟接過手機看了一眼,臉色不由得一變。

    對著安墨瞳抱一聲歉,走到旁邊接了個電話。

    等樓以瀟再次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陰沉了起來。

    “怎么了?”蘇塵也感覺到了樓以瀟的憤怒。

    “藥監局忽然大范圍的抽檢玉容膏,而且還帶了媒體記者,現在正在總店等著呢!”

    “玉容膏不是過了檢測了嗎?”蘇塵疑惑的問了一句。

    “是啊,證件已經發下來了,沒想到他們這個時候居然來了個回馬槍,還帶了媒體記者這樣一來,就會給我們造成一些影響!”

    “如果檢測不出來東西,而又驚動了媒體,這樣對我們造成的損失他們不用負責嗎?”

    “他們可以說是例行檢測!”

    “好可惡!”安墨瞳握著拳頭一副要打人的模樣。

    “需要我過去嗎?”

    “不用,你去看望大馬猴吧,我回去,可以應付!”

    蘇塵點了點頭。

    “小心一些,隨時給我打電話!”

    “放心,我們做這一行,肯定是要得罪一些人的,從里面也不難嗅出一些陰謀的味道!”樓以瀟笑笑。

    “去吧!”

    樓以瀟和安墨瞳還有蘇塵告別。

    一直等樓以瀟走了以后,安墨瞳才猛然醒悟,”哎,樓姐,那第三個人是怎么走出精神病醫院的,你還沒有告訴我呢!”

    “其實……”

    蘇塵在安墨瞳的身后打斷安墨瞳。

    “怎么?”安墨瞳氣呼呼的轉身,她似乎對蘇塵還有意見。

    “其實很簡單,第三個人什么都沒有做,什么話也不說。該吃飯的時候吃飯,該睡覺的時候睡覺。當醫護人員給他,洗澡刮臉的時候,他會說聲謝謝。在第28天的時候,他們就讓他出院了,認為他在醫院的精心治療下已經恢復了健康!”

    安墨瞳瞪著大大的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就這么簡單?”

    “當然,不然你以為呢?”

    “可是……”

    安墨瞳想要說些什么,最終卻是什么也說不出來。

    “你是想說,他們是醫生,怎么可能分辨不出來精神病和正常人對吧!”

    “嗯嗯!”安墨瞳趕緊點頭。

    “很簡單,因為他們是西醫,一切都需要儀器,而精神病分為間歇性和持續性,而精神病是精神上面的,或許身體并沒有明顯的征兆顯示,比如一個人高興的時候喜歡打人,再比如一個人生氣的時候喜歡摔東西,這些情況如果嚴重了的話,那就是精神病,但是或許只是某一方面或者身體里面某一種微量元素,再或者大腦里某一根神經搭錯了,這些儀器并不能檢測出來……”

    “然后就造成了精神病在不犯病的時候和正常人是一樣的,所以,在西醫看來,他們也是分不出精神病和正常人的!”

    “那要怎么才能分出來,我的意思是……”

    “很簡單,精神病人就能分出精神病!”

    “真的?”安墨瞳滿臉的不可思議!

    “當然,這叫同病相憐!”

    “我信你的鬼!”

    安墨瞳作勢還要沖著蘇塵踢過去,結果蘇塵一個閃身已經走入了病房!

    ………………

    這是一個真實的例子,我以前進入過精神病房的醫院探視一個朋友,因為病房里是封閉的,不允許病人帶手機和外來食物,所以里面很多病人在不犯病的時候是正常的,這個時候他們就會希望借手機給自己的家人打電話。

    而又因為每天有很多病人入住,很多病人的陪護夾雜中間。

    我看了兩個時辰,始終沒有分清進來的人是病人還是陪護。

    但是我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精神病人卻是總能第一眼就認出病人。

    因為進來的人會有很多病人去借手機,而他們選擇借手機的對象,就是那些陪護,至于陪護身邊的病人,沒有一個人去理會(他們知道病人身上是沒有手機的)!

    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如果病人是一個人住院的,那些病人就會很熱情的圍上去,詢長問短,你是怎么進來的,有什么病啊,怎么的了啊,你家人呢?

    而如果是進來探視病人的正常人,則是沒有一個人上前圍觀,有的頂多就是看一眼,然后機繼續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所以,精神病人能夠分出精神病的結論是成立的!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分分彩投注技巧方法 鱼丸游戏手机号登录版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麒麟彩票三分快三 天天棋牌斗地主现金版 11选5不亏本投注法 重庆时时彩龙虎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财神票 时时彩五星复式5码技巧 mg4377登录地址 伯乐在线打不开 重庆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走势图下载 北京pk10官网开奖 北京pk拾人工计划数据 11选5最稳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