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說網 > 極品神醫奶爸 > 第176章 往事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176章 往事

小說:極品神醫奶爸作者:易水朝歌字數:5277更新時間 : 2019-03-11 23:31:37
    因為很長時間沒有見面,從蘇塵回來蘇溪就黏在蘇塵的身上。

    就差點要摟著蘇塵睡覺了。

    而蘇塵也是一直陪著蘇溪,有了女兒的男人,都會瞬間激活超萌的屬性。

    以前做不上來的事情,都可以在女兒的面前展露。

    一直等到把蘇溪哄睡著了,樓以瀟這才有時間和蘇塵聊點正事。

    蘇塵似乎也在等著樓以瀟在詢問自己這幾天干什么去了。

    總感覺是自己對不起這個女人。

    自己明明有老婆,卻是答應了樓以瀟。

    而在答應了樓以瀟之后,又和陸瑤藕斷絲連。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蘇塵安靜的坐在客廳,緩緩的呼吸來調勻身體的機能,現在的他因為幫助陸瑤度生死門,幾乎已經透支一空。

    別說勁氣,就是一絲的力氣都用不上。

    一直忙活完了一切,把蘇溪哄睡了之后,樓以瀟這才從臥室里走出來。

    一眼看到客廳里的蘇塵,樓以瀟很是意外的一愣。

    “怎么還不睡?”

    “嗯?”現在倒是蘇塵有些愣住了,“你……難道沒有話要和我說嗎?”

    “有話要和你說?哦對了,你這么一說還真有一件事!”

    樓以瀟似乎想起什么來,很是隨意的走到蘇塵的對面。

    此刻的樓以瀟還穿著工作服,一身黑色的緊身一步裙,上身是白色蕾絲的雪紡襯衫,脖子上很是隨意的扎了一條絲巾。

    給人一種莊重,卻又不失溫和的清馨。

    說實在的,樓以瀟的年齡并不大,雖然蘇塵沒有問過,但是想來大學畢業,在加上帶了幾年蘇溪,現在也就是二十六七歲的樣子。

    這種年紀的女孩放在普通人的家庭里雖然早就結婚了,但是在這種大都市,還算得上是年輕!

    當然也或許是因為身邊有一個蘇溪的原因,樓以瀟總能給人一種母性的端莊。

    說是有話要說,樓以瀟還是走到了旁邊的酒柜,取了一瓶紅酒出來。

    幫助蘇塵倒了一杯,又為自己倒了一杯。

    “前一段時間,你讓我給大馬猴送的藥材我送過去了幾次!”

    樓以瀟開口說道

    蘇塵記得這件事,當初大馬猴來找他的時候,他開了一個方子方子幫助大馬猴調理身體,這件事樓以瀟來做的。

    “怎么樣了?”蘇塵問了一句。

    “大馬猴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了,而且黃鶯也說,已經達到出院的標準了,如果他的家人來接,可以隨時出院!”

    樓以瀟還想說些什么,但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怎么了?”

    “你真的打算幫助馬厚達,要知道他可是馬家的大公子,而現在的馬家在馬翻云的經營之下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馬家!”

    樓以瀟的意思很明白,如果馬厚達的身體恢復了,那么肯定會想著奪回馬家的產業。

    這樣勢必要與馬翻云父子發生沖突。

    現在的馬家說是臣服在蘇塵的手段之下,但是一旦涉及到馬家的根本,人家要是拼起命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大馬猴已經放棄了馬家的產業!”

    蘇塵端起面前的就被,輕輕地抿了一口。

    “哦?”樓以瀟一愣,“他真的愿意放棄馬家的家產,如此倒是我有些多慮了!”

    其實樓以瀟的擔心并沒有什么,大馬猴如果一直這么瘋瘋癲癲的下去,說不定他生活的還很快樂。

    可是一旦他清醒了,并且知道自己的是馬家的合法繼承人,這種痛苦,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相比較與清醒之后所承受的痛苦,救了他反倒是害了他!

    “明天我會去醫院走一趟,很多天沒有見他了!”

    “嗯,要不要我陪你!”

    樓以瀟輕輕的說道。

    “不忙嗎?”

    “還可以,一切都已經走上了正軌,再說了,工作永遠都做不完!”

    “可以啊,有美女相伴,我也可以多賺一些回頭率!”

    “就我還什么美女啊,都老了!”樓以瀟臉色一紅。

    通常女人說自己老了,都是希望身邊的男人狠狠的反擊回去。

    你怎么會老呢,如果你這樣的都老了的話,那其他的女人都是老太婆了之類的話語。

    樓以瀟也不例外!

    她正等著蘇塵反駁她呢。

    結果蘇塵卻是點了點頭。

    “是啊,老了。”

    “你……”

    樓以瀟白了一眼蘇塵。

    “我忽然又感覺自己不老了,我正值青春年華,我才不會老,再說了,我有九曲玉容膏,我怕什么!”

    “……”

    蘇塵是真的感受到了女人的反復無常。

    這自己剛剛說的話,怎么一眨眼就自己推翻了。

    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樓以瀟趕緊舉起自己面前的酒杯。

    紅色的臉頰在紅酒的應承之下,更是顯得有些紅透。

    “你難道就不好奇,這幾天我去哪里了嗎?”蘇塵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不好奇,男人總該有自己的空間,我又不是你的老婆,沒有權利過問,再說了,如果你要告訴我的話,我不問你也會說,如果你不想告訴我,我問了,你也不會說,反而會找其他的理由來搪塞我,我才不會傻乎乎的去問呢!”

    蘇塵試探性的說了一句,結果樓以瀟呼啦啦說了一大堆。

    而且聽上去好像還挺有道理的。

    “那你想不想知道?”

    “不想!”

    “好吧,其實我是去了……”

    蘇塵正要和樓以瀟坦白,結果我是的門忽然開了。

    蘇溪瞇著眼睛,要找媽媽。

    樓以瀟趕緊起身抱著蘇溪回到臥室。

    “趕緊睡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

    看著逃也似得走進臥室的樓以瀟,蘇塵忽然感覺,自己好像說與不說都是一樣的,怎么感覺,人家已經知道了呢!

    第二天,天色剛剛蒙蒙亮,蘇塵便是輕輕的收功。

    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經過一夜的打坐調理,身體也是好了許多。

    與往日一樣,來到天臺開始打一遍觀音手。

    沒用多大會的功夫樓以瀟便是拿著毛巾走了上來。

    其實這種生活寧靜,安詳,也正是蘇塵想要的。

    只是,有時候卻又總有那么一絲的遺憾。

    送走蘇溪,樓以瀟又安排了一些工作,便是開車和蘇塵一起來到了臨城第一精神醫院。

    對于這個地方,無論是蘇塵和樓以瀟都是太熟悉了。

    再一次走入,蘇塵居然有了一種舊地重游的感覺。

    如果自己的世界里沒有出現樓以瀟這個人,那么會是一番什么樣的景象?

    蘇溪被餓死?

    或者說被收容所收養?

    而自己呢?

    因為沒有錢治療而被趕出精神醫院,最終流落街頭,或者臭死在某一個臭水溝。

    自己的這一切都是因為身邊的這個女人而發生了改變。

    “我很想知道,你當初怎么就想著要和我扯上關系呢,我這種情況,恐怕別人都要跑的遠遠的吧!”兩人并肩而行,蘇塵扭過頭看了一眼身邊有些驚艷的樓以瀟。

    或許真的是九曲玉容膏的原因的,樓以瀟的肌膚非常的好。

    不僅僅是白嫩,看上去還有一種q彈的彈性,就好像是一塊松軟的果凍,讓人恨不得撲上去咬一口。

    如同蘇塵昨天說的那樣,身邊陪著一個大美女,確實能夠吸引好多的注意力!

    “責任,懂嗎,知道什么叫責任嘛,二十一世紀不缺人才,不缺機會,我們缺的是責任!”樓以瀟義正言辭的說道,“這和你是不是帥哥,這和蘇溪是不是小美女沒有半分的關系,我有的是責任!”

    看著一臉認真的樓以瀟,蘇塵想笑,她終于見識到什么叫做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了。

    “你不用強調我是帥哥這句話,其實我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照鏡子,然后感嘆我的父母為什么把我生的這么帥,這還讓別人怎么活啊!”

    “呸!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么不要臉的!”

    兩人一邊說笑著一邊往里面走。

    因為這里是全城最好也是最權威的一家精神醫院,這里的人流量還是挺大。

    兩人穿過人群,輕車熟路的來到醫院的住院病房。

    因為精神醫院的特殊,所以這里一般是不允許外人探視的。

    但是一些vip病房則是除外。

    當蘇塵和樓以瀟趕到病房的時候,正趕上醫院的醫護人員查房。

    就是有今天當值的醫生來查看病人的情況,然后根據病人的情況開出今天需要服用的藥量。

    蘇塵和樓以瀟并沒有打擾,而是在病房門口的一個休息區坐了下來

    這個地方以前也是他們經常見面的地方。

    “你說……”

    “還記得……”

    兩人同時開口,又同時收住了話頭。

    “你先說!”蘇塵對著樓以瀟笑笑。

    “還記得以前你讓溪溪偷我的那些絲襪嘛!”樓以瀟笑瞇瞇的看著蘇塵。

    “額,這個話題能夠不提了?”

    “為什么不提,你知道嗎,當時我們的生活多么的拮據,我還要滿足的你癖好,一個禮拜就要買幾雙絲襪,然后還要故意讓溪溪帶來給你!哎,我倒是有些好奇了,我見過其他的精神病人,他們犯病的時候要么是打人,罵人,要么是胡言亂語,還有的吃土,撕扯自己的頭發,但是你的癖好為什么就是女人的絲襪呢?”

    看到樓以瀟的眼神,蘇塵居然臉紅了。

    就好像被人看穿了心事一樣。

    “來來來,我們的蘇大英雄,你說說看,當初你是怎么想的?”

    看到蘇塵害羞,樓以瀟反而更加的有了一種調戲的心思。

    和蘇塵待的久了,兩人的關系更近了一步。

    “我怎么知道啊,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哎,你倒是給我說說,我都是用你的絲襪干什么了?”

    “哎,你別說,這個我還真知道,我聽黃鶯說,你犯病的時候,就會把襪子放在臉上……”

    “咯咯咯……”

    樓以瀟的一句話沒說完,背后忽然傳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驚的兩人慌忙的回頭,確是看到一個全副武裝的女孩站在不遠處,眼睛都笑出了月牙的彎度。

    “真是沒有想到,這大天白夜的,你們居然聊如此淫穢的話語,還把絲襪放在臉上,放在臉上干什么啊?蘇塵,看不出來這幾天不見你居然變了!”

    聽聲音兩人便是知道這個全副武裝的女孩是安墨瞳。

    再說了,除了大明星,誰會打扮成這樣來這個地方的。

    一頂大大的太陽帽,一副墨鏡,在加上一個大大的口罩。

    嬌小的身軀裹在大大的風衣里面,就這么站在不遠處偷聽兩人的談話。

    “你這丫頭,什么時候學會聽墻根了!”樓以瀟的臉色也是一紅,畢竟剛剛的話題確實有些私密性了。

    蘇塵反而是無所謂的拉,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流量天后。

    自從美若天成開業之后,這個丫頭氣呼呼的走了,蘇塵還真是好久都沒有見過她了。

    “我變了?你倒是說說看,我怎么變了?”

    “變了態了,都把樓姐的襪子放到臉上了,還不變態啊!哈哈哈……”安墨瞳說完又捂著嘴笑了起來,“其實,我也有很多絲襪,要不要送你幾雙,真是沒有想到你還這個癖好呢!”

    “那是以前,以前我身體還沒有好的時候……”

    “不要解釋,解釋就是掩飾!”安墨瞳直接打斷蘇塵的話語,看著蘇塵有些尷尬的臉色,安墨瞳心里忽然很是痛快。

    “好了好了,不要鬧了,你也不怕被人發現了你的身份,怎么,這么早跑到醫院來干什么?”

    樓以瀟看到蘇塵的尷尬,趕緊岔開話題。

    “哼!”

    安墨瞳對著蘇塵哼了一聲,似乎是報了蘇塵上次坑她的仇了。

    然后轉臉又對著樓以瀟露出了笑臉。

    “來看我的一個朋友,樓姐應該知道是,就是我的領路人,以前圈內很有名的一個歌手,英姐!”

    安墨瞳這么一說樓以瀟便是知道了。

    安墨瞳剛剛出道的時候帶領著安墨瞳走上輝煌的一個女人。

    也算的上安墨瞳的導師。

    有人說她被人陷害,也有人說是遭遇意外,總之就是一夜之間,忽然變成了精神病。

    人紅是非多,人若不紅,自然會門前冷落。

    更何況還是一個精神失常的老女人。

    據說除了安墨瞳會過來看看她之外,她以前圈內的那些人并沒有一個人過來,誰愿意和一個精神病扯上關系!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天天基金网排名 时时彩走势 微信二人斗地主 内蒙古时时五星 二人斗地主规则 重庆时时彩有人控制吗? 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 北京pk开奖直播网 二八杠多少张牌 彩票刷返点 福利彩票店承包合同 即时比分007 云上娱乐游戏平台 大乐透5十7对照表 北京复投pk10骗局 大小单双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