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說網 > 六零軍嫂有空間 > 第71章 暴露,又被打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71章 暴露,又被打

小說:六零軍嫂有空間作者:吾乃九千歲字數:9631更新時間 : 2019-07-15 00:02:26
    別墅房間多,趙海英給蘇老爺子也收拾出來了一間房間,等眾人吃完飯,各自洗澡睡下。

    蘇西離開了還不到三天,李秋月跟別的男人好過,還墮過~胎的消息,就傳入了紡織廠。

    李秋月自從嫁了曹富貴之后,著實過了幾天舒心的日子,討厭的繼子繼女都住在工廠發的宿舍里,沒有回家。

    李秋月之前還想去收拾兩人的房間,卻見兩人房間上了鎖,李秋月有些不高興,想找曹富貴要鑰匙,可惜曹富貴沒有。

    李秋月畢竟剛嫁過來,也不能太強勢,也就只能先忍著。

    曹富貴對李秋月那可謂是百依百順,曹富貴而大部分時間都去食堂吃飯,也不舍得讓李秋月做飯,給李秋月錢和糧票,讓李秋月也去食堂吃,就算偶爾在家做個飯,也是曹富貴的做飯刷碗。

    李秋月每天睡覺睡到自然醒,醒來之后洗漱干凈,溜溜噠噠的去食堂吃飯,吃完飯再睡個午覺,下午沒事兒的話,就去找廠里的老太太們聊天兒,說八卦,等當晚曹富貴回來,讓曹富貴兒做飯。

    這天周大娘正根家屬院的幾個老姐妹坐在一塊說話,忽然有個個子矮小的老太太,神秘兮兮的跟趙大娘幾個說,“哎,你們聽說了嗎?”

    趙大娘幾人一臉疑惑,“聽說什么呀?”

    瘦小老太太姓王,很多人都叫她王大娘,是個嘴碎的,平日里最喜歡東家常西家短的。

    王老太太眼睛在周圍四處掃了掃見沒人,這才小聲道,“我娘家侄兒的三閨女嫁到了清河村,曹富貴他不是娶了個小媳婦嗎?就是李秋月。”

    “她也是清河村的人,前兩天我去鎮上趕集,正好我那孫侄女告訴我說:李秋月曾經是大學生,考的還是京城大學。”

    有老太太驚呼道,“這件事兒我好像有印象,聽說過清河村今年出了個大學生。”

    王老太太道,“就是她。”

    周大娘忍不住問,“她既然是大學生,怎么會嫁給曹福貴呢?大學生畢了業,那可是直接能當干~部的。”

    王大娘一臉神秘兮兮道,“這事兒說來可話長了。”

    眾人頓時打起了精神。

    只聽王老太太道,“李秋月她去了京城之后,沒想到還沒入學呢,就因為偷東西被抓到了派出所。”

    眾人驚呼,“什么?她還偷東西?我的天哪!她竟然坐過牢!”

    周大娘皺眉道,“這事兒是真的。”

    王大娘拍著胸脯保證,“這事兒他們村里都傳遍了,不可能是假的。”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周大娘又問,“那接下來呢?”

    王大娘道,“她因為坐牢而被學校開除,你想啊,她家那么窮,被學校開除之后她去哪兒啊?身上的錢也不多,就只能睡大街上,還好碰到了一戶好人家,幫了她……”

    接著王大娘就把李秋月如何進入紡織廠,遇到了張國棟的事說了。

    “這李秋月呀,跟張國棟好上之后,還沒結婚呢,就懷了孩子,可惜張家人看不上李秋月,給了李大山錢,讓李大山說服李秋月打~胎。”

    周大娘道,“這李秋月想嫁給張國棟,怕是不肯打胎。”

    其余幾個老太太也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王大娘卻說,“那張家可是有錢的主,給了李大山1500塊,李大山見錢眼開,就偷偷買了打胎藥,讓李秋月喝下去了,孩子沒保住。”

    有老太太聽到,不禁罵道,“活該。”

    “就是,太不要臉了,還沒結婚呢,就跟男人好上了。”

    王老太太也跟著點頭,然后道,“李大山就把李秋月給帶了回來,后面的事你們也知道了,李大山把李秋月嫁給了曹主任。”

    周大娘道,“這件事兒,曹主任怕是不知道吧?”

    “肯定不知道啊,曹主任要是知道了,還能娶她?”

    “現在都娶回家了,就算知道,那也晚了。”

    “這能怪誰呢?還不怪他自己,一大把年紀了,還娶個小的看看,遭報應了吧!”

    中午工人下工之后,這些老太太一宣傳,這勁爆的話題立刻成為全廠工人的飯后談資。

    李秋月正跟曹富貴躲在屋里睡大覺呢,兩人剛吃完飯,回來之后,曹富貴兒就拉著李秋月進了里屋......

    睡了半個小時,曹富貴起床,讓李秋月繼續睡,他則穿好衣服,出門去上班。

    曹富貴出了門之后,下樓推著自己的自行車,進到了廠區大樓,卻發現來往的工人看他的眼神都有點奇怪,同情中帶著幸災樂禍。

    曹富貴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難道自己臉上有東西?

    曹富貴找了塊鏡子,仔細照了照,臉上干干凈凈的,啥也沒有啊。

    曹富貴進了自己辦公室,辦公室里的人見到曹富貴走進來,臉上擠出一絲笑,打招呼道,“曹主任來了?”

    曹富貴笑著跟眾人點了點頭,曹富貴坐下之后,發現辦公室里的幾個同事眼角余光時不時的就看向他,眼神依舊是同情中帶著一絲絲幸災樂禍,曹富貴有些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了?

    曹正國是運輸隊的,這段時間曹正國一直沒回家,他也懶得回家。

    曹正國上午出任務,把車上的貨拉到鄰縣,下午開著車回到廠里,運輸隊的主任見曹正國勞累了一天,就讓曹正國早點去休息。

    曹正國一路來到自己宿舍,站在門口,曹正國聽到里面有說話聲音還不小,曹正國沒有認真聽那些人在說什么,只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曹正國的幾個同事本來說的興致勃勃,扭頭見曹正國進來了,一下子禁了聲,宿舍里瞬間變得安靜下來。

    曹正國不解道,“你們這是干什么?怎么都看著我?你們說你們的,我去打個水。”

    曹正國說著,就端起自己的洗臉盆,走出了宿舍,去水房洗把臉。

    曹正國剛出宿舍門,就發現自己忘了帶香皂,轉身想回去拿的時候,卻聽到里面傳出來的說話聲,“狗蛋,這件事情我們要不要告訴正國呀?看樣子正國似乎還不知道。”

    “別問我呀,我也不知道,這種事情我怎么說得出口啊?”

    “就是,太丟人了!”

    “你們說那個李秋月前兩天我還看到她了,覺得長得還挺漂亮,沒想到她竟然是咱們縣那個唯一考上京城大學的大學生!”

    “是啊,考上大學也就罷了,沒想到竟然還偷東西,被抓到了派出所,真是丟人,丟到北~京城去了。”

    “偷東西也就罷了,沒想到,她再嫁給正國他爸之前,還跟別的男人好過,還懷了孩子。”

    “孩子不是打掉了嗎?”

    “那也懷過呀?”

    “這倒是,他本來就不喜歡那個李秋月,若是讓他知道這些,他恐怕立刻就得讓他爸跟那個女人離婚。”

    “我覺得離婚挺好的,那種女人,不適合結婚過日子。”

    “是啊。”

    “你看看咱們廠子里的那個楊柳,以前她丈夫能干的時候,她多享福啊,后來她丈夫出了車禍,沒了腿,她就不把她丈夫當人看了,還在外面偷男人……”

    “就是,咱們這些運輸隊的司機也不容易呀,若是娶到一個楊柳那樣的女人,那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聽說楊柳也是二婚,她已婚,也是嫁到了清河村?”

    “你這聽誰說的?”

    站在宿舍門口的曹正國,聽到眾人說的話,腦袋嗡嗡的響,后面的話曹正國已經聽不清了,他腦海里只回蕩著關于李秋月的消息。

    李秋月曾經考上過大學,因為偷東西被抓進派出所坐牢,還跟別的男人好過,打過~胎……

    這一樁樁一件件的,都讓曹正國有些接受不能。

    他不喜歡李秋月那個女人,覺得那不是個好女人,哪家的好姑娘會想嫁給能當她爹的男人,可讓曹正國沒想到的是,李秋月比他想象的還要不堪。

    曹正國氣得雙目充血,咬牙切齒的喊了一句“李秋月”,然后砰的一聲,把手中的白瓷盆摔到了地上,轉身就跑。

    正在寢室里說話的幾人,聽到門外傳來的巨響,頓時暗叫一聲不好,出門一看,就看到曹正國跑遠的背影,還有摔在宿舍門口的洗臉盆。

    幾個人手忙腳亂的把洗臉盆幫曹正國拿回宿舍里,然后幾人面面相覷,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

    “咱們剛才說的話,正國肯定聽到了。”

    “是啊,那你們說,他現在跑哪兒去了?”

    “會不會找李秋月那個女人算賬去了?”

    “也有可能去找曹主任了,畢竟這件事情曹主任肯定也不知道。”

    “那咱們現在該怎么辦?”

    “這是別人的家事,咱們還是不要多管了。”

    “說的也是。”

    曹正國一路跑到了曹富貴的辦公室,猛的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嚇了辦公室所有人一跳,齊齊看一下辦公室門口。

    曹富貴也不例外,曹富貴沒想到自己竟然看到自己的兒子站在門口。

    自從曹富貴結婚之后,就再沒見過自己的一雙兒女,不是他不過是不想見他們,而是曹正國和曹正華不想見到曹富貴。

    曹富貴今天突然見到曹正國,還挺開心,忙站起身,笑著喊道,“正國,你怎么來了?是不是找我有事兒?”

    曹正國板著一張臉,咬著牙說,“出來,我有事情跟你說。”

    曹富貴見曹正國臉色不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兒,連忙道,“行、行、行,我這就跟你出去。”

    辦公室里其他人卻非常有默契的對視一眼,似乎預感到了曹正國要跟曹富貴說什么,都默不作聲的低著頭,做自己的事情。

    曹富貴走出辦公室,跟著曹正國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曹正國看著曹富貴,一臉認真的問,“她干的那些丟人的事兒,你知道不?”

    曹富貴有些懵,忙問,“誰呀?誰干丟人的事兒了?”

    曹正國生氣道,“你還跟我裝蒜是不是?”

    曹富貴道,“正國,我真不知道你說的是誰呀!”

    曹正國見曹富貴真的不知道,心中竟然開始心疼曹富貴了,想了想還是說道,“我說的人是李秋月,李秋月干的那些丟人的事兒,你知不知道?”

    曹富貴見曹正國又要指責李秋月,頓時不高興道,“正國,我知道你不喜歡秋月,可她現在已經嫁給我了,是你名義上的母親。”

    曹正國聞言,臉上露出一副吃屎的表情,忙打斷道,“行了行了,你別跟我說這些,我就問你,她偷東西被抓到派出所坐牢這件事,你知道嗎?”

    “什么?”曹富貴把教訓曹正國的話全都咽回了肚子里,一臉不敢置信道,“這…這怎么可能呢?”

    曹富貴臉上露出一副好笑的樣子,“秋月是個柔弱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會去偷東西呢?”

    曹正國冷笑道,“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會呢?這件事情整個廠子里已經傳遍了,你要是不信,可以去他們村打聽打聽,他們村都已經傳遍了。”

    “說李秋月曾經是大學生,考上了最好的京城大學,這件事情你之前還跟我跟妹妹說過,說咱們縣有個女生考上了京城大學,原來就是李秋月。”

    曹正國見曹富貴一臉難以置信的模樣,冷嘲道,“怎么樣?高興吧,你媳婦是大學生,可惜呀,她沒大學生那個命!”

    “進了京城之后,自己不檢點,偷東西,被警察抓到了派出所坐牢,出來之后她沒臉回村,遇到了好心人把她介紹到一家紡織廠工作,做一個女工。”

    “她還沒結婚呢,就懷上男人的孩子了,可惜那男人家里看不上他,給了李大山1500塊錢,讓李大山勸李秋月把孩子打掉,并把李秋月帶回村,雙方斷絕關系。”

    “不然你以為,李大山他們蓋得起三間大瓦房嗎?”

    此時的曹富貴已經傻了,他神情驚愕,張大了嘴巴嘴唇微微顫抖,想說話,卻又發不出聲音來,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曹正國見父親這樣,心里也心疼,就說,“當初我就跟你說過了,不能娶那個女人,可你偏不聽,現在好了,你成了整個紡織廠的笑話了。”

    曹富貴喘息聲忽然變大,跟破了洞的風箱一樣,臉色也漸漸變得煞白,最后眼睛一翻,竟然暈了過去。

    曹正國一見,嚇壞了,在曹富貴倒地的那一刻,沖上前,抱住了曹富貴,大聲喊道,“爸、爸,你這是怎么了?”

    此時的曹富貴雙眼緊閉,唇色泛青,已經暈了過去,曹正國抱起曹富貴,就開始往外跑。

    鎮上有間診所,據離紡織廠很近,曹正國一路抱著曹富貴出了紡織廠,路上遇到不少人看到這一幕,不禁低聲議論起來。

    曹正國把曹富貴抱到了診所里,醫生見此,給曹富貴兒檢查,又問曹正國發生了何事,曹正國愧疚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醫生忍不住埋怨道,“你爹這是受刺激了!”

    醫生說著伸出手指,狠狠掐了一下曹富貴的人中,曹富貴兒悠悠轉醒。

    曹正國見曹富貴醒了,心里松了口氣,語氣也軟和了不少,“爸,您沒事吧?”

    曹富貴抬頭看了眼曹正國,想說什么,卻閉了閉眼,最后全都化成一聲無奈的長嘆。

    在廠子里上班的曹正華自然也聽到了廠子里的留言,曹正國是二話不說就去找了曹富貴,而曹正華則是滿臉怒容的,抄起一根木棒就回了家。

    李秋月此時還躺在床上睡覺呢,反正下午也沒事兒,李秋月睡得正香,只聽‘砰’的一聲門響,嚇得李秋月連忙坐起身,窗外喊道,“誰呀?富貴,是你嗎?”

    拎著棍子進屋的曹正華聽到李秋月喊曹富貴,更是怒火高漲,拿著棍子就沖進了臥室。

    李秋月一看竟然是曹正華,而且此時曹正華手中不但拿著木棍,還一副要吃了她的模樣,嚇了李秋月一跳。

    李秋月可沒忘記,這個曹正華之前可是狠狠的打過自己一頓,李秋月身體止不住的一哆嗦,忙警告道,“曹正華你想干什么?我告訴你,現在我已經是你名義上的母親了,你不能再打我,否則你就是不孝!”

    曹正華聽了冷笑,‘呸’了一聲,指著李秋月道,“不要臉的小賤人,我要問你,你是不是在京城偷過東西,坐過牢?”

    李秋月聞言,臉色一變,不過很快,她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曹正華你說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會做過那種事情,你不要污蔑我!”

    “污蔑你?”曹正華冷笑,“李秋月,這件事情現在整個紡織廠都知道了,你要是不承認,明天我就去你們村里打聽打聽。”

    “而且,你好像不止偷了東西,還懷過別的男人的孩子,可惜人家不要你,你爹拿了錢,于是你就把孩子打了,是不是?”

    李秋月知道,一定是村里的人把這件事情傳到了紡織廠,心里發慌。

    李秋月擠出一絲難看的笑,“曹正華你別污蔑我,這種事情我沒做過,你要是再胡說,我就去告訴你爹,讓你爹收拾你!”

    曹正華一點也不怕,舉起棍子指著李秋月道,“李秋月,你不承認也沒關系,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這件事情是你們村里的人傳出來的,據說你們全村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兒,只要我明天隨便一打聽,就能知道這件事情的真假。”

    李秋月慌張道,“就算村里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又怎樣,反正這件事情不是真的,是蘇西那個小賤人污蔑我的,我沒做過。”

    曹正華冷哼一聲,“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曹正華說著,舉起棍子就朝李秋月打了過去,砰的一下打在了李秋月的肩膀上,李秋月‘哎喲’一聲慘叫,趴在了床上。

    曹正華卻并沒有就此停手,而是劈頭蓋臉的一頓打,李秋月可是知道曹正華是個狠角色,顧不得穿鞋,就從床上跳了下去。

    跑出了門,一邊跑,嘴里一邊喊著,“救命啊,要打死人啦,救命啊……”

    家屬院里,沒上班的老太太正坐在外面說話聊天兒,忽然聽到李秋月的慘叫聲,紛紛望了過去。

    就看李秋月光著腳丫子,一身狼狽的往外跑,后面曹正華拎著棍子追。

    李秋月畢竟沒穿鞋,被曹正華追上,就打了好幾下。

    李秋月一邊跑一邊哭,“來人啊,打死人了,救救我……”

    可惜,沒一個人動的,就連之前,跟李秋月關系還不錯的周大娘,也都冷眼旁觀。

    李秋月看到了周大娘等人連忙跑過去,“周大娘救我!曹正華,她要打死我!”

    周大娘卻一臉嫌棄道,“你別跟過來,我跟你不熟,你過來我也不會幫你的,不要臉!”

    “就是,李秋月你以為你干的那些事兒,我們都不知道啊?”

    “真是丟死人了!”

    沒一個人肯幫李秋月,李秋月一時茫然的站在了路中間。

    曹正華追上來,對著李秋月就是一頓打,李秋月被打得嗷嗷叫,“別打了,疼死了,別打了……”

    曹正華一肚子火,哪里會聽李秋月的話,下手又狠又重,打了李秋月連連求饒,最后李秋月被打趴在地上。

    曹正華才終于出了這口惡氣,居高臨下的指著,滿身是傷,滿臉狼狽的李秋月,惡狠狠道,“李秋月,你就算嫁給我爹又能怎樣,就憑你干的那些丟人的事,明天我就讓我爸跟你離婚。”

    曹正華說完,轉身就走,剩下李秋月一個人趴在地上,嗷嗷的哭。

    曹正華離開之后就打算去找曹富貴,卻沒想到,得知曹富貴和他哥哥曹正國一起走了。

    曹正華也不知道曹正國和曹富貴去哪兒了,就打算回車間繼續干活兒。

    卻沒想到,碰到有人說,他哥哥抱著他爹去了診所,曹正華暗叫不好,連忙跑到了診所,就看到了正在輸點滴的曹富貴,還有坐在一旁的曹正國。

    曹正華連忙走過去擔心道,“哥,咱爸這是怎么了?”

    曹富貴已經睡著了,曹正國嘆了口氣拉著曹正華出了診所,低聲道,“都是我不好,我不該把李秋月的事都告訴他,他一直生氣就,暈了過去。”

    曹正華連忙安慰道,“哥,這也不怪你。”

    然后問,“那醫生怎么說?”

    曹正國道,“沒啥事兒,回去好好養著,休息幾天就行。”

    曹正華一聽,也就不再擔心了,而是說道,“哥,李秋月做出那種丟人的事兒,不能再留在咱們家了,等明天我就讓咱爸跟那個女人離婚。”

    曹正國點頭道,“我也是這么想的,那個女人不但偷東西,還跟別的男人好過,這件事兒整個紡織廠的人都知道了,咱們家已經淪為笑柄了,若咱爸還不跟那個女人離婚的話,那咱家以后在廠子里,還抬得起頭來嗎?”

    曹正華道,“我也是這么想的,而且那個女人也不是真心喜歡咱爸,就是看中了咱爸有錢。”

    李秋月被曹正華狠狠修理了一頓,等曹正華走后,李秋月趴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見周圍沒人肯幫他,只好自己強撐著站起身,一步步的往家走。

    回到家之后李秋月到處翻找,找到了一些碘酒,抹在了淤青處。

    身上的疼痛刺激著李秋月,李秋月現在心里最恨的并不是打他的曹正華,而是蘇西。

    李秋月覺得若不是蘇西把這些事情傳出去了,她也不可能會遭這么多罪。

    李秋月眼底發狠,咬牙切齒道,“蘇西,我跟你沒完!”

    傍晚的時候,曹正國和曹正華扶著曹富貴回家,李秋月已經想好了,如何面對曹富貴的質問,卻沒想到,曹富貴是被曹正國和曹正華扶著進家門的。

    李秋月見了,忙問,“富貴,你這是怎么了?”

    曹正華沒好氣兒道,“你還有臉問?還不是因為你的事兒,我爸都氣暈過去了。”

    曹富貴眼神復雜的看著李秋月,然后問,“秋月,你到底做過那些事情沒有?”

    李秋月當然不能承認呀,忙搖頭道,“我真沒有,富貴,我是不是黃花大閨女?你不知道啊?”

    站在一旁的曹正國面有尷尬,低下了頭。

    一旁的曹正華卻罵道,“不要臉。”

    曹富貴想到了自己的新婚夜,又想到了第2天床上的血漬,可是曹富貴想了想道,“結婚那天,你一直灌我喝酒,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記得了。”

    李秋月頓時委屈大哭道,“曹富貴,沒想到連你也欺負我,那天晚上可是我們的新婚夜,你干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啊!”

    “別人污蔑我也就罷了,你也跟著污蔑我,你還有沒有良心了?”

    曹福貴本來就是個老好人,對李秋月又是真心喜歡,現在見李秋月如此委屈,忙道,“秋月,你先別生氣,我說的也是真的,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是真不記得了……”

    曹正華看不過去,大聲道,“李秋月,你給我閉嘴!”

    李秋月現在是真的有些怕曹正華,曹正華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個女土匪,說打人就打人,李秋月委委屈屈的,閉了嘴不說話了。

    曹正華對曹正國道,“哥,你先扶咱爸去屋里休息會兒。”

    曹正國點了點頭,扶著曹富貴進了臥室。

    曹正華則對李秋月道,“你去做飯去。”

    李秋月渾身疼的厲害,身上不少淤青,都有些腫脹,她一點都不想動,可是她不敢違背曹正華的話,只好站起身去了廚房。

    曹正華見李秋月開始在廚房忙活,這才進了臥室。

    曹正貴躺在床上,曹正國正跟曹富貴說話,“爸,李秋月那個女人不是個省油的燈,你明天去跟她把婚離了。”

    曹富貴而不吭聲,明顯是有點兒不太樂意的。

    曹正華就上前一步大聲道,“您還猶豫什么呀?那個女人干出了那么丟人的事兒,你要是再不跟他離婚,咱們就淪為整個廠子的笑話了,你想被別人戳脊梁骨啊?”

    曹富貴終于開口道,“這件事兒不是還沒一定嗎?也許就是別人瞎傳的,當不得真。”

    曹正華一見就知道,曹富貴心里還是有些舍不得李秋月,頓時不高興道,“您要是覺得這件事不是真的,那明天咱們就去清河村問問,要是確定了這件事是真的,你立馬跟她離婚!”

    曹富貴垂下眼眸,小聲道,“...其實我覺得秋月挺好的,就算她以前做了錯事,那也是因為她年紀小,現在她年紀長大了,不會再做那種事了。”

    曹正國和曹正華見曹富貴一直偏袒李秋月,頓時憤怒道,“你就算不為你自己想,也得為我跟哥哥想想吧?”

    “最近正有人給我哥說對象呢,要是讓人家知道,您娶了李秋月那樣的女人,人家誰還愿意把女兒嫁給我哥呀?”

    “還有我,我還沒嫁人呢,有李秋月這樣的人做我的繼母,你說我還能嫁的出去嗎?”

    曹富貴一聽,沉默了,跟李秋月生活了幾天,曹富貴確實有點兒喜歡李秋月。

    就算李秋月真的干了什么錯事,曹富貴也舍不得跟李秋月離婚。

    畢竟李秋月是個年輕漂亮的姑娘,而他曹富貴兒已經是個半老頭子了,能娶到那樣年輕漂亮的媳婦兒多不容易呀。

    若是跟李秋月離了婚,他后半輩子恐怕再也娶不上那樣好的媳婦兒了。

    曹富貴也是真心喜歡自己的一雙兒女的,若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害得自己一雙兒女娶不上媳婦或者嫁不出去,那這罪過就大了!

    躲在廚房里做飯的李秋月也時刻在關注著臥室里發生的事兒,曹正國和曹正華說話的聲音并沒有刻意的壓低,李秋月把所有話都聽得真真兒的。

    聽到曹正國和曹正華兩兄妹教唆曹富貴跟自己離婚,李秋月心里對兩兄妹恨得牙癢癢。

    曹富貴雖說年紀大了點,但李秋月不得不承認,嫁給曹富貴的這幾天,曹富貴著實沒讓她受委屈。

    若是曹富貴跟她離婚了,她就必須得回娘家。

    父母什么德行,李秋月再清楚不過。

    她若是回了娘家,李大山第二天就會高高興興的把她賣給第二家,所以她絕不能回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二人斗地主让牌规则 百变人工计划 东彩娱乐 是正规的吗 欢乐11选5任选七技巧 时时彩九码 百家樂看路技巧带图 球探体育比分 北京pk106码2期技巧 后三不定位二码倍投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3d 抢庄牌九心得 欢乐联网炸金花 江西时时查询 三分快三技巧 3000万彩票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