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說網 > 白蓮花成長記 > 第175章 割袍斷義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175章 割袍斷義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7502更新時間 : 2014-04-27 14:35:49
    謝林剛進院門,見蕭禛與邵素并肩站在一起,神態親密,遲疑了下,走上前來,正要拱手作禮,忽見邵素快步走上來,與他緊緊靠在一起,抿嘴笑道:“謝郎,還不拜見大將軍……”

    “謝郎?”謝林臉上變色,迅疾恍悟,微微一笑,道:“大將軍光臨寒舍,榮幸之至。”

    “哦……”蕭禛望著站在謝林身邊的邵素,眼睛發出殺人的眸光。

    邵素恍然未見,只是向謝林盈盈笑道:“你今兒來的倒是早,怎么,衙門無事?”那熟諳的語氣,仿佛在家翹首等待的嬌妻,溫潤里帶著淡淡的親昵無間。

    蕭禛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謝林望了望邵素,又看了看蕭禛,笑得越發意味深長,道:“正是呢,現在清閑了,衙門里沒事,我掛念著你們,所以早早過來了。”

    “阿爹……”謝蘊從屋子里走了出來,撲倒謝林懷里,“哇哇”大叫道:“阿爹,我跟義父去打鳥了,他好厲害,一個石子就能把鳥兒大打下來哩……”

    謝林撫摸著女兒的發髻,道:“凈淘氣,跟夫子學了什么,一會兒子要背給我聽。”

    “好。”謝蘊嘟起小嘴,扭著謝林的衣襟,道“阿爹,這次給我帶什么好物件?”

    謝林拍了拍謝蘊的頭,道“今兒走的急,下次吧。”

    “哼,阿爹心里都是弟弟,都把女兒忘記了。”謝蘊揚著小臉,哭兮兮道:“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哦……”

    這話說得三人一愣,謝林臉色微變,呵斥道:“蘊兒,越來越不成話了。”

    “哦……”謝蘊的眼睛嘰里咕嚕轉了轉,正要說話,見張嬤嬤走過來,對邵素道:“夫子,宴席都備下了,請大將軍,老爺上席。”

    邵素笑著對謝林道:“一家子吃了飯再說話。”抬頭對蕭禛道:“大將,請。”

    蕭禛見她對自己與謝林那涇渭分明的摸樣,臉色仿佛凍僵了般,冷冷地望著邵素,邵素見他不動身,向后退了一步,道:“大將軍不肯賞光?”說著,回頭道:“謝郎,大將軍不肯賞光哩。”

    謝林忙走了回來,做了個請的姿勢道:“大將軍,請。”他乃天子重臣,蕭禛軍功再高,也不會當眾不給臉,沉著臉走了進去。

    張嬤嬤隨后跟了過來,低聲道:“夫子,沒事吧……”

    邵素抬頭望著蕭禛的背影,暗自嘆了口氣道:“沒事,嬤嬤別擔心。”頓了頓又道:“一會兒子吃晚飯,可能會賞月,你籌備一下,不要太多人伺候,蘊兒……”

    “我明白。”張嬤嬤會意。

    邵素點了點頭,快步進了內庭,宴席是早早備下了,雖然算不得有多豐富,卻水陸俱備,野味十足,謝林請蕭禛做了首座,自己做了上首,本以為邵素會去做下首,卻見她走挨著自己坐了下來。

    眼望著蕭禛那越來越僵硬的面容,心下不免躊躇,他已知曉邵素與蕭禛的瓜葛,看邵素的意思,似乎是……可是……

    正猶豫間,謝蘊坐了過來,道:“阿爹,你夾給我吃……”

    謝林暗笑鬼精靈,撫摸著謝蘊的發髻,拾起筷子,道:“大將軍,請……”

    蕭禛微微頷首,一言不發,吃了起來。

    邵素也吃了起來,只是吃的十分慢,不適給謝蘊夾菜,又與謝林話了幾句家常,他們這些年相處,早如親人般親近,因此說起話毫不露破綻,真真宛如夫妻般,把蕭禛吃得十分難受,忽然放下了筷子,道:“謝尚書,雖然我認了蘊兒做義女,不過有些話還是想與你說……”

    謝林與邵素互相了一眼,邵素忽然道:“大將軍,不管有什么,先吃完再說,蘊兒一會兒子還要去做功課呢。”

    蕭禛聽了這話,“嗯”了一聲,又拿起了筷子。

    守著一座冰寒之極的瘟神,大家都吃得不痛快,連謝蘊也看出了氣氛的僵硬,只是這是大人們的事情,她再機靈也想不出破解的法子,聽夫子的意思讓她吃完就走,只得乖乖得把肚子填飽了,又揣了許多好吃的給邵瀝,蹦蹦跳跳作別而去。

    一時撤了席子,邵素請兩人去了聽雨軒,蕭禛見這里清廈連著卷棚,四面出廊,綠窗油壁,更比前幾處清雅不,聽謝林道:“素兒,我幾日不來,你倒是收拾的越發雅致了。”

    邵素笑道:“雅致不敢當,只不過稍不同俗罷了。”

    抬頭見蕭禛一臉不屑,秀眉一挑道:“怎么?大將軍不認同?”

    “分明見得人力穿鑿扭捏而成.遠無鄰村,近不負郭,背山山無脈,臨水水無源,高無隱寺之塔,下無通市之橋,峭然孤出,似非大觀.”蕭禛說完,挑釁地望著邵素。

    邵素不答,請兩人在案幾前落座,一時張嬤嬤上了茶,見蕭禛有話要說的摸樣,只得與丫頭婆子們回避了,便聽蕭禛道:“謝兄,你有所不知,這元英是我從前失落多年的娘子。”

    謝林與邵素未料他如此直接,都是一怔。

    謝林咳咳了兩聲道:“大將軍說笑了。”

    “怎么是說笑?”蕭禛沉聲道:“她叫邵素,乃當年雍王府三小姐,謝兄沒聽她說過嗎?”

    謝林這才臉上變色,他確實沒聽邵素說過,邵素很少談及過去,先夫的故事,只是一場錯愛的離別,朦朦朧朧里只是回憶罷了,蕭禛這么一說,卻揭開了一場夢的蓋子,露出那活生生的現實,硌得他渾身不舒服。

    “你……”謝林轉頭望著邵素,夫子如玉,早就料想她千金身份,卻想沒想到極貴如此……

    邵素不動聲色地低著頭,長長的睫毛在如玉的臉上留下一片瀲滟,流露出一種素凈之極的漠然來。

    謝林“哦”了一聲,望著蕭禛,道:“大將軍的意思是……。”

    “邵素是我從前的娘子,何況還曾是皇家貴女,你如何待之以外室,便是圣上知道此事,即使不說什么,心里也會不舒服的,我與邵素當年只是一場誤會,如今重逢,卻是造化弄人。”說著,嘆了口氣,道:“我想接素兒回去,你看……”話里雖然是商量的語氣,語氣里卻不容置辯。

    謝林“嗯”了一聲,抬頭望著邵素,道:“素兒,你的意思……”

    邵素抬起頭,笑道:“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閑離別易*。酒筵歌席莫辭頻。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說著,側頭對蕭禛道:“大將軍,這詩也是送給你。”

    謝林聽了“不如憐取眼前人”的話,深深滴望著蕭禛,咳了一聲道:“聽說大將軍夫妻情重,素兒既然已經如此,不如……”

    蕭禛截住他的話,道:“兩回事”,又緩了緩語氣道:“我想謝兄這樣的人,不會破壞別人破鏡重圓的……”

    謝林心下躊躇,望著邵素,卻見邵素站了起來,走到謝林身邊,拉住謝林的手,對蕭禛道:“大將軍,早上你強逼我還你的債,我答應了的,可如今你又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我也不放跟你坦言……”

    眼見蕭禛眼角肌肉突突直跳,那眼眸凌厲得恨不得把她碎尸萬段,卻也不怕,直視著蕭禛道:“我從前做了很多錯事,幸得遇到謝郎相救,才到了今日這不田地,他本心想娶我為妻妾,只是因為我自己不愿,才在這里開了漱玉書院。”

    “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那個人已經死了,你卻總想替她招魂,其實不管從前如何,如今我只是元英,已經與你是相逢陌路的人,你執念不放是何情理?”

    “何況……”眼見蕭禛眼眸里的心碎,邵素臉上的笑容卻越發深遠,道:“我與謝郎心心相印,早已超脫俗人境界,生而有幸,一生有他相伴,此生已別無他愿,大將軍富貴滿堂,夫妻愛重,要什么有什么,何苦去糾纏一個婦道人家?放了吧。”

    說著,從懷里掏出一把匕首,把袖子抬起,輕輕割了一刀,一片衣角飄飄落在了案幾上,邵素把那衣角推到了蕭禛眼前,道:“求大將軍放下,求大將軍放過,求大將軍成全,我相信憑大將軍的威望,自然不屑于為難謝郎,為難謝家的。”

    她話語說得十分輕快,卻十分清晰,翠翠如玉蕩漾在這傍晚的空氣里,伴著那絲綢的斷裂聲,顯出了人生輕重里的決然。

    謝林本心還十分猶豫,聽了邵素這話,忽地站了起來,道:“求大將軍放過,求大將軍成全。”說著,伸手緊緊握著邵素的手。

    蕭禛望著他們相握的手,只覺肝腸寸裂,腦袋嗡嗡作響,扶著案幾怔怔發呆,他鐵了心要糾纏到底,讓邵素還他情債,獨自面對她一個人的時候,這話說得理直氣壯,理所當然,可面對著兩個人,他卻說不出口了……

    欺男霸女,強取豪奪,那是因為他本心里,以為那個女子心里還有他的,如果真的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蕭禛只覺眼前一陣發黑,渾身發抖,猛地吸了口氣,才道:“原來如此。”

    “正是如此。”邵素點頭接口道:“本來就如此,大將軍,這是一場錯,我們都全錯了,從前是,現在是,以后……不能再是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南粤36选7开奖直播 极速时时大小计划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规则 qq分分彩计划网页版 内蒙古时时奖金对 六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注册送体验金的游戏平台 腾讯分分彩开奖地址 p5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新彩网 2019年6月7号快乐12开奖结果 时时彩龙虎 手机号验证送彩金平台 中国足彩网即时欧赔 重庆时时计划彩经网 彩票全天实时计划 四肖八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