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說網 > 白蓮花成長記 > 第170章 步步試探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170章 步步試探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6966更新時間 : 2014-04-27 14:35:48
    在這樣的威嚴籠罩下,那女子淡然如水,不過回頭一瞥,嘴角彎彎,眸光清澈,歪著頭仿若驚訝道:“大將軍也懂詩?”

    蕭禛萬萬沒想到女子如此鎮定,嘴角冷笑,瞇起眼,一字一句道:“從前一位故人曾經教過我的。”

    “哦。”邵素波瀾不驚地笑道:“原來如此。”轉頭相顧,摸著謝蘊的發髻,道:“蘊兒,給義父背詩去。”

    謝蘊“哦”了一聲,站在蕭禛面前,負手吟哦道:“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背完忽然對蕭禛諸人做了個鬼臉道:“這種詩歌是我背熟了的,不算本事。”

    “那蘊兒說說,這詩講的是什么?”蕭禛的眼眸穿過謝蘊的肩頭,望著背后的那女子,盈盈而坐,溫潤如玉,清若蓮花,正是他記憶里的摸樣,只是更清透,更淬煉,更堅韌,若是從前美人如花,搖曳多姿,如今卻是如松而立,讓人……他忽然攥緊了拳頭。

    “義父……”謝蘊有意無意地當著蕭禛的目光,笑嘻嘻道:“這詩的意思就是我是一只好花,但是沒遇到賞識我的美人,其實講的是才子們懷才不遇的心緒。”

    “懷才不遇?”蕭禛聽了這話,正要說話,忽聽竇章道:“講得好,講得好,咳咳,古來才子多寂寞,哈哈哈。”

    “哈個鳥……竇先生,你們唧唧歪歪說些什么?這都太陽快落山了,咱們回了吧。”李壯在位子上十分難受,左右扭動,十分不耐煩道。

    竇章心下也是這個意思,他越來越篤定大將軍找錯人了——若是心里有鬼,哪里有這么淡定的?因此也想趕緊回城了事,不由望向蕭禛道:“大將軍,你看著日頭將落,再不回城門就關了的。”——其實按照蕭禛的地位,便是關了城門也是能敲開的,可是他故意這么說,便是告訴蕭禛,大概是誤會人了,還是及時撤離為妙。

    誰知蕭禛眉毛一挑,道:“既然關了城門,就住在這里吧。”

    “啊……”廳內諸人同時變色,李壯先不干了,嚷嚷道:“大哥,我不干,這地方哪里是咱們住的地方,這么多人馬,讓他們睡地里去?再者這里都是娘們,沒得絮叨!”

    竇章也覺得荒唐,連忙咳咳了兩聲道:“大將軍,這不妥當,這漱玉書院是女子書院,這……這……”

    “正是呢。”邵素臉上看不出息怒,只淡淡望著竇章,笑道:“竇先生說得對,大將軍,不是我不留你,而是這地方乃女子之聚所,大將軍這么男子,實在不妥當的。”聲音清亮安靜,余音渺渺,一片淡然。

    誰知蕭禛十分堅決,嘿然道:“我說我留在這里,陪一下蘊兒,”說著,回頭對李壯道:“你帶著人馬去謝莊駐扎,哪里有三百多戶人家,哪里不夠你住的,便是酒肉也是盡有的。”

    李壯看蕭禛那神色,知道他打定了主意是動搖不得的,雖然不愿意,也只得嘟著嘴道:“好吧,大哥,那我帶著兄弟們去那里”說著,掉頭瞪著邵素道:“喂,這位文縐縐的小娘子,謝莊不會是這種婆婆媽媽的地方吧,老子要吃肉喝酒,不要這么多娘們在眼前。”

    他聲音洪亮,氣勢充足,又長得那兇神惡煞的摸樣,其他人望了便要害怕,何況婦孺女子,張嬤嬤雖然膽子大,也不敢上前應答,謝蘊更是躲在邵素背后,卻見邵素毫無懼色,只抿嘴道:“謝莊與這里是不同的,我覺得……”說著,望著竇章道:“我覺得大將軍若是回不得城,一起住在謝莊也罷。”

    “我在這里住。”蕭禛斬釘截鐵,不容置疑,說完,挑釁地望著邵素道:“怎么?夫子不愿意?”

    邵素此時才臉色微變,不過迅疾恢復常色,秀眉一挑,淡淡道:“榮幸之至。”

    “那就好。”蕭禛嘴角冷笑,掉頭對竇章道:“既然如此,索性不用麻煩這里招待,你們都先去謝莊也罷,你的話也是,這里都是些女子,驚動了倒也不妥當的。”

    竇章覺得蕭禛此言也十分不妥當,可再不妥當,他那里有話說,蕭禛在軍中殺伐決斷,威行令重,如今既然定了主意,誰也不敢說個“不”字,只好站了起來,對著邵素笑道:“那倒是叨擾夫子了,遵大將軍令,我帶著李壯先去謝莊安歇。”

    邵素心中暗嘆一聲,站起身來,盈盈道:“無妨,不知竇先生先前是否去過謝莊?”

    “咳咳,這個倒沒有。”竇章心里有鬼,被邵素這么一問,臉上微紅。

    見邵素掉頭道:“袁嬤嬤。”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從侍立的人群里走了出來,道:“夫子。”

    “你出身謝莊,帶著竇先生他們去跟莊主說一聲,讓他們好生招待。”

    “是。”袁氏點了點頭,對著竇章笑道:“竇先生,你們是現下去,還是待一會兒子……”話音未落,忽聽蕭禛道:“是現下。”他的聲音并不大,卻十分清晰有力,隱隱帶著威嚴的殺氣,讓人不敢不從。

    “好。”袁氏哪里敢違背大將軍的意思,忙帶著竇章等人出去了,李壯急著離開此地,倒也無妨,竇章卻有些不過意,對邵素拱了拱手道:“夫子告辭。”

    邵素微微一笑,萬福做禮道:“先生慢走。”眼望著竇章等人出了正屋,這才回轉身道:“不知大將軍要……”

    卻見蕭禛一霎不霎地望著她,陰著臉道:“擺宴!破鏡重圓的鴻門宴。”

    這話一出口,其他人都未意識到什么,謝蘊的小臉一變,從背后拽了拽邵素的手,卻見邵素悄悄拍了拍她,示意勿怕,可是謝蘊明明見到那只手在微微顫抖,咬了咬嘴唇,擋在邵素面前道:“大將軍義父,這不妥當。”

    此言一出,滿堂皆驚,須知大將軍乃是皇上都客氣三分的人,平日里哪有人違背他的決定,一個小姑娘卻敢這么說所有人不由拿著眼目望著謝蘊,連邵素也有些驚異,訥訥道:“蘊兒……”

    “義父。”謝蘊定了定心緒,做出一副調皮的摸樣道:“義父,你這就不對了,夫子雖然是**女戶,可是也是云英未嫁的女子,無端陪宴,總是對她聲名有損,何況她還主持這么有名的女子書院,義父這么做,豈非是砸了人家的生意?”說著,笑嘻嘻地走上前道:“義父既然是來看我的,就讓我陪你好了,咱們父女兩個敘情如何?”說著,拉著蕭禛的胳膊,眨了眨天真無邪的眼睛。

    童子如玉,天真漫爛里別有一番意蘊,蕭禛微微沉吟,抬頭望著邵素,見邵素面色如常,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森然道:“蘊兒是夫子腳出來的學生,倒是伶牙俐齒的緊,這番話難道是商量好對付我的嗎?”

    邵素“嗤”地一聲道:“大將軍多心了。”自從見面以來,她的態度一直禮貌客氣,這一聲卻含著譏諷之意,蕭禛本來想強要她陪宴的,見她如此,心中一動,面上不動聲色點頭道:“也好。”

    張嬤嬤聽蕭禛答應了,皆松了一口氣,謝蘊人雖小,道理卻是說的明白的,夫子好大的名聲,卻孤男寡女地陪著大將軍吃酒,這話若是傳出去還了得?何況大將軍夫妻情重是有名的,傳出這種緋聞,京都非炸鍋不可。

    “大將軍,請去正堂。”張嬤嬤戰戰兢兢地上前道:“席面已經在準備好了,釵兒領著你們過去。”

    蕭禛“嗯”了一聲,站起身來,拉著謝蘊的手正要出門,卻在擦過邵素身影時猛地站住,面上仿佛驚濤駭浪,一閃而過,卻一言不發,邵素不由莫名,道:“怎么了?大將軍。”

    蕭禛揚頭向前,不再是冷峻的摸樣,似哭似笑,越發陰沉,瞇起眼嘿了一聲,轉身與謝蘊出去了。

    “夫子……大將軍他……”張嬤嬤見這瘟神出了屋子,終于吁了口氣,要說大將軍與夫子不認不識的,恁地一副欠了三百兩銀子的摸樣?幸得他還聽勸,跟謝蘊一起吃席去了,否則……

    “沒事。”邵素皺著眉,細細忖度著自己方才的言行,倒也想不出有什么破綻,因此也就不想了,對張嬤嬤囑咐了一番,讓她照看好謝蘊,不許謝蘊喝酒,在哪里給蕭禛安排住處,又派誰去伺候等等。

    張嬤嬤領了命,待要出去,卻又走回來,瞅見屋子里沒有旁人,低聲問道:“夫子,你從前難道……認識大將軍?”

    邵素微微一笑道:“嬤嬤,我不認得,怕是大將軍認錯人了,將來揭破了要好一個笑話哩。”“恩恩”張嬤嬤點了點頭,這才轉身離去,只是心頭疑惑仍然未去……

    大將軍那摸樣,實在太古怪了!今晚可別出什么事才好……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快乐十分5中4有奖吗 幸运飞艇直播交流软件 大专可以去西部计划吗 新时时和老时时有什么区别 街机赛马无限金币 qq分分彩开奖官网 大赢家江西时时 3374最快开奖直播現场直播 pk10前二计划 拱趴十三水大菠萝下载 欧美美女人体图片 世锦赛羽毛球时间表 内蒙古时时口诀秘籍 快乐12追号方案任二 湖南快乐十分必中任选3 极速时时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