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7164更新時間 : 2014-03-26 12:20:19
    晨曉微明,透著月影兒,邵素悉悉索索從土炕上爬了起來,她住的茅屋就在廚房不遠處,先是去柴房抱了一堆柴木,走道灶房上,用火石點燃了一根,輕輕送到灶膛里,推舉著那團扇,再加一根……

    一會兒灶火已經升起來了,邵素的臉卻被熏的黑乎乎的,可是她并不在乎,只低著頭把那灶膛一遍遍清理,不久廚娘們來上差,見邵素那摸樣,都抿嘴笑,自從聽說李管事讓邵素來了之后,她們便心照不宣地把邵素隔離起來,尋常都不與她搭理,因她不言不語,因此得了個“灶丫頭”的綽號……

    太陽高照的時候,宋婆子才來,眼見邵素已經弄好了,撇了撇嘴,正要說話,忽聽張嫂叫她,進了大廚房,見張嫂剛掌完勺擦手,見宋婆子進來,左右無人,才悄聲道:“我說,你也別太作,你把這所有都推給她干,弄不好還又打又罵的,我瞧著你不是個不知事的,憑那丫頭的摸樣,還不知怎么著呢,你就不怕她秋后算賬?”

    “嗤”宋婆子嘿嘿一聲道:“你道是我懶得管嗎?自然是有人出了銀子的。”說著,伸出兩根指頭。

    張嫂臉上色變,道:“又是他?”頓了頓嘆了口氣道:“一個又一個的,真是作孽啊。”

    宋婆子哼了一聲道:“做什么孽,這是命,誰讓這些丫頭都是窮鬼命,活該被禍害!”說著,甩了甩帕子走了出去,見不遠處邵素正在望著那灶火發呆,想到方才張嫂那情形,還不知是這丫頭告了什么狀,心中憤恨,走過去撿起一根柴木劈頭蓋臉地打下去,一邊道:“我讓你說,我讓你說……”邵素也不躲避,只低著頭,任由她撲打……

    旁人倒是看不下去了,幾個廚娘忙過去把宋婆子拉開,一個廚娘見邵素不言不語的,心里十分憐憫,俯下身子拉著邵素出了廚房,躲到偏僻處給她擦了擦臉,道:“宋婆子是個瘋的,你剛來不知道,以后就好了,小孩子家家的,怪可憐的。”

    邵素低著頭不說話,那廚娘見邵素不哭不鬧,心道原來是個傻得,嘆了口氣,搖搖頭走開了。

    邵素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陽光底下,許久許久,她忽然想起有一日,自己也這樣站在日影下,望著場地上那一紅一青的身影,心里惴惴著,怨恨著,不滿著,卻自卑著,那還可以撒嬌任性與愛恨的歲月,憋住淚裝出堅強的摸樣就覺得自己了不起……

    她忽然苦笑了笑,那個時候還有淚,是因為二姐在青花營,文媛正拉著她的手,那個人還在愛,所有的矯情都可以化作索取溫暖與依靠的方式,而現在,她伸出手,看著黑乎乎的手指,太陽底下那孤單影支的倒影,當一個人什么都沒有了的時候,原來是哭不出來的……

    眼淚是流給愛你的人看的……

    當那些都沒有了的時候……

    原來原來是哭不出來的……

    邵素踉蹌了兩步,靠在屋檐下,看著太陽的影子,靜謐的正午,飄灑著秋日獨有的天高日遠,為她而死的姨娘,心存憐惜的主母,臨終托付的大姐,為其獻身的二姐,殷殷相幫的文媛,和那,一直一直,用盡全力愛她,照顧她的,男人……

    在他們的付出里,她一直一直都在自私而懦弱地支付著,逃避著,矯情著……直到有一天身臨萬丈深淵,再也沒有人可以替她遮風擋雨,再也沒有溫暖可以讓她依靠,再也沒有人視“素兒”如寶如珠,她便再也沒有資格……流眼淚。

    邵素緩緩閉上眼,又睜開,裂開嘴笑了笑,額頭上的疼痛隱隱傳來,可她仿佛甘心這樣的疼痛,也不去擦拭,一步步走回廚房,余家老夫婦還在困窘里掙扎,滴水之恩涌泉相報,救命之恩何以為報?她邵素此后不管生或者死,不管對還是錯,卻再也不會,再也不會,讓生命里的溫暖隨手飄過!

    廚房里的廚娘們都吃了飯,閑著正磨牙,見邵素走了進來,對望一眼,停了話頭,邵素低著頭,把鍋里的殘羹冷炙盛在碗里,時間長了,涼涼的葷湯并不好喝,可是她卻吃得很香,宋婆子正在旁邊剔牙,見這丫頭挨了打還能吃的津津有味,“呸”地一聲在地上吐了口痰,正要張口說話,忽然又止住了口,扭過臉去。

    夕陽西下,主子們吃了夕食,廚娘們也算完了差,剩下邵素收拾完后,回了茅屋,跟她同屋的丫頭叫秀玉,雖然也是粗使,卻是夫人院子里,與邵素的身份大大不同,可小丫頭許是年紀小的緣故,并以此為勢,常與邵素說話談笑,邵素雖然不愛說話,時間長了也搭上一兩句,后來聽說秀玉會些繡功,每日下了差便跟著其學繡功,只是秀玉的功夫不過是皮毛,她學得自然是皮毛里的皮毛,不過她并不以為意,前半輩子浪費了太多時間,亡羊補牢,也算補償。

    這日正繡好了一個荷包,正忖度能賣多少銅錢,忽見一個小丫頭在門外“蹬蹬”敲門,秀玉打開門,那丫頭向里看了看,見邵素站在那里,指著邵素道:“夫人找你哩,你跟我來。”

    邵素皺了皺眉,現下已經戌時,這么晚找自己有什么事?可是既然主子有話,她只得跟著那丫頭出了廚房的院子,七拐八拐,穿過好幾廳堂,走了大概一盞茶的功夫,竟還沒有到,邵素停住腳步道:“請問姐姐,這要去哪兒?”

    那小丫頭回身拉著她道:“讓你來就來,難不成還坑了你不成,自然是有好事的,這就到了,說著,拉著她進了一個院門,邵素腳步剛跨進這門,只聽”咣當”一聲,那門被死死關住,抬眼望去,見院子十分闊大,月光下,地上一片斷枝殘葉,似多年無人居住,院中有口枯井,旁邊還有鋤頭鐵锨等農物,冷風瑟瑟,吹得人心寒。

    邵素的臉色漸漸沉了下來,卻沒有動。

    果然,從院子角落的影壁后閃出一個人來,正是那日見過的李管事。

    邵素靜靜望著他,不說話。

    那李管事仗著自己是主子的姻親,曾經設計糟蹋過很多閨女,倒是沒見過這樣的,不羞不怯,不哭不鬧不跑,甚至也不逢迎,只冷冷站在那里,讓清輝撒下一片清影,不由愣了楞,隨即笑道:“你就是江上老余家撿來的閨女?”

    邵素不答,卻向門口退了一步。

    李管事見她如此,以為怕了自己,終于放了心,連走上前,對邵素道:“我在這丁家比老爺說話都管用,你若是跟了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說著,捏著邵素的臉道:“如何?”那張猥瑣的嘴就要湊了過來。

    邵素又向后退了一步。

    李管事見她不答應也不拒絕,以為她是害羞,yin笑一聲道:“你別怕,明天我讓給你出頭,把那臭婆子打個爛死,給你出氣……如何?”說著又向前一步,伸手要摟邵素。

    邵素忽地一轉身,轉到李管事的背后,李管事沒想到她速度這么快,驚異地轉過了道:“小娘子好快的手腳啊,嘿嘿,不過你再快又如何?只要在這丁家,你就逃不出我的手心里去!”

    說著,伸手要抓邵素,卻聽邵素忽然開口道:“且慢。”

    李管事沒想到這啞巴似的丫頭忽然開口,頓了頓,道:“什么?”

    “李管事,你一共這么做了幾個?”邵素淡淡相詢,仿佛在問他“吃了幾頓飯”一般。

    李管事眼珠轉了轉,嘿嘿笑道:“你這小娘兒,還沒被我摸上手,卻吃起醋來,那些識相的都活得舒服著哩……”說著,變了臉色,惡狠狠道:“至于那些不識抬舉的東西,本來就是jian命,死了活了誰知道?嘿嘿……”

    “哦……”邵素忽然抬起頭來,笑得十分詭異,道:“她們都死了嗎?”

    李管事見這樣的弱質嬌女,也不怕什么,森然笑道:“你管那么多干嘛?難不成想替她們伸冤不成。”說著,再也耐不住,便撲了上來。

    邵素不閃不避,被他摟個正著,他腹中正上火,忙摸著那臉亂親,口里正:“寶貝親親的亂叫”,忽見邵素推著他一步步靠墻,哈哈一笑道:“寶貝,你倒是個知趣的……”話音剛落,忽覺腳下踩著硬物,后腦勺劇痛,眼前一黑,噗通倒地。

    邵素低下頭,把那插在后頸的鋤頭用力拔出,伸手在尸體身上掏摸了半晌,又拖著尸體到了那枯井邊,低頭望著那枯井井底,見其深幽不見底處,上下著力,把那尸體推到了井里,耳聽“噗通”一聲,便生息不再。

    又轉過身,俯下身撿起土堆,一點點灑在那蜿蜒的血跡里,混合成一片,踏上枝葉,便再也不見半點痕跡。

    做完這一切,邵素拍了拍手,月色正明,清輝一片,回身望了望枯井,比照著血跡斑斑的雙手,恐怕自己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會變成如此摸樣――這樣一個可利落地殺人,冷靜地毀尸的邵素,或者,從很久很久以前,那個嬌弱王府三小姐早該死了,現在,她是邵素,連人都會殺的,邵素。

    作者有話要說: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秒速时时开奖结果 香港721元朗事件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结果查询 乒乓球免费直播间 车模美女在车内 德州欢乐 49码开奖公式规律 重庆时时彩官网 久赌必赢凯利公式应用 福彩3d历史同期号码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极速赛官网 辽宁快乐12投注下载 辽宁彩票35选7开奖 江西时时图表走势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