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5716更新時間 : 2014-03-26 12:20:16
    若把女人之間的斗爭看做專業,王府邵家二小姐可是宅斗系庶女專業的高材生,不僅有理論,還有實戰――在幾次佳人有約被素芳打岔之后,邵盈便讓身邊幾個心腹盯著自己院子,終于挖出了一個“人才”來。

    最不著邊際的人最容易被收買,這是邵盈的切身體會,她秘密地把自己與這小丫頭關在屋里審訊半日,終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這一日撿了個風和日麗天晴日朗,帶著幾個心腹去了素芳的院子。

    素芳不比邵盈,乃是開門納客的頭牌,院子里的布置要比邵盈更加豪華奢麗,邵盈停在院門前,見上面掛著綠牌,知道沒客人,對著身邊丫頭秀蘭使了個眼色,秀蘭會意,上前“砰砰”拍門。

    看門的婆子開了門,見是邵盈,不由一愣道:“您是……”邵盈從不見客,只除了楊毅來找,因此青花營倒有大半人只聞其名不識其人。

    “稟告你家院主,就說采采來訪。”邵盈也不待丫頭通報,自己說了。

    婆子聽了“采采”兩個字,忙不迭向里通傳,很快便聽到腳步聲生,素芳帶著丫頭迎了出來,笑道:“啊呀呀,采采妹子,貴客來臨,嚇了我一跳。”

    邵盈笑顏如花,道:“閑著沒事,找姐姐聊聊。”說著,被素芳迎進了正房,邵盈抬頭打量,見珠簾高卷;蘭麝氤氳,雖是風塵之內,卻也雅致情趣。

    “妹妹覺得我這布置如何?”素芳抿著嘴,眼眸里閃出精光來。

    邵盈點了點頭道:“別有情致”。

    素芳“噗嗤”一笑道:“自然是有情致的,大家都是同樣的人,也不說什么,我亦大家子出身,淪落與此,不過命數使然,可是有些東西,卻是不能丟的。”

    邵盈聽了這話,心中一動,越發肯定了那心中的猜測,也不知什么滋味,嘴角彎彎道:“有幾句心腹之言,要對姐姐說。”

    屋內的丫頭們都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邵盈從懷里掏出那丫頭的供詞,道:“姐姐,怎么說?”

    素芳拿著那供詞看了看,笑道:“這丫頭倒是老實的,竟說了個仔細。”

    邵盈見她毫不慌張,咬了咬牙道:“那人給了你多少銀子?”

    素芳不答,站了起來,遙遙地走在窗邊,從縫隙里望著屋外的陽光燦爛,瞇起眼,嘆了口氣道:“妹子還年輕,不知道這里頭的苦,自古男兒皆薄幸,可是若是有造化遇到真情人,萬萬不能錯過的。”

    “你怎么知……”邵盈忽地站了起來。

    素芳擺了擺手,截住她的話又道:“有些事情,多少銀子我也不會做,可有些事情不需要銀子我也會幫。”說著,抬起頭直視著邵盈道:“我不曉得你為什么生了這攀龍附鳳的心,只是真情難得,那男子對你是動了心的,咱們這樣的人,不過以色侍人,若是年老珠黃,只怕流落得更不堪了去,你以為入了楊公子的眼,就能嫁入帥府混得風起水生?”說著,冷笑道:“楊帥是什么人?楊家家風如何?妹子即使不了解,還沒有聽說過?”

    邵盈預備了許多話,聽了素芳的言語,倒是一句也用不到了,只怔怔地望著眼前的素芳。

    耳聽素芳又道:“情之一字,風塵之人怕是最懂,卻最不懂,妹妹還年輕,不懂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的道理,這個忙,妹妹怨我,我也會幫。”

    邵盈忽地慘然一笑,道:“我真心稱呼一聲姐姐,所以……”說著,從懷里掏出一封手信放在桌上,道:“既然姐姐與那人來往,請把這信給他,該說的里面說過了。姐姐,你心底是好的,可是……人生有太多身不由己,情之一字,我懂了才會放手。”說著,眼眶一熱,堪堪就要流淚,卻硬生生逼了回去,對著素芳萬福一禮,道:“姐姐古道熱腸,將來自有福報,妹妹在此謝過。”

    素芳本來做好了各種準備,以為邵盈會怒氣沖沖,以為邵盈會梨花帶雨,可再也沒想到邵盈是這樣的反應,正發愣間,邵盈已經帶著丫頭辭別而去。

    正午的陽光漸漸斜照,映得滿屋光怪琉璃,素芳站在那里許久許久,才走到桌前,看著那鉗口的手信,眼前浮現出那男人痛苦的臉,那樣的真情是她多年未曾見過的,她感動了,她慨然應之,只為了教訓這不懂事的小丫頭,能珍惜一個“情”字,可是……

    她怎么會這樣的反應?

    她來之前就準備好了嗎?

    她……已經猜到了嗎

    這丫頭……倒是個厲害角色呢,素芳摸了摸那手信,咬了咬嘴唇,到底有什么不得已,必須要走這樣的路,看那丫頭臉色發白的神情,顯然對那位爺余情未了,倒是對那位楊公子,實在太過妝模作樣,這里面……忽然又想到林娘子對邵盈的態度……

    不由打了個冷戰,禁止自己想下去,她也出身于官家小姐,同樣因為殘酷的朝廷斗爭而家族淪落,有些東西,若是知道了一分,便離死亡近了一步,還是……把信先給他再說吧。

    自從素芳接到信之后,便再也沒有來騷擾搗亂,邵盈與楊毅之間感情日以千里,很快便如膠似漆,只是有一點――邵盈從來不留宿,林娘子對此暗示了幾次,邵盈卻一直裝聾作啞,這日林娘子實在憋不住,勸道:“我說姐兒,既然這是你份內的事情,你恁地還端著官家小姐兒的架兒?要知道男人沒那么多耐性,若是不能在那里讓他歡快,你怎能哄得他納你入府?”

    邵盈早就預備了說法,笑道:“營主這么老道的人,竟是不知男人的心了,我若是早早讓他得了身子去,怕是他早就丟到后頭去了,便是指望著這點進府哩,他但凡不肯讓我入府,我便不能退了這步。”

    林娘子忖度半晌,覺得邵盈說得也對,說實話,她實在憷了這丫頭,要比心計竟是個人精,要比潑辣卻也比那破落戶還落得下臉,她竟不知什么樣的地方能出產這樣的妖物,自己又有把柄落在其手,平日輕易不敢招惹,聽她如此振振有詞,也只得罷了。

    “院主……”見林娘子走了,身邊的丫頭玉蘭期期艾艾道:“我說句話,你別怪,我倒是覺得楊公子他……可別……”說著,臉上一紅,相處多日,她與大丫頭秀蘭早就成了邵盈的心腹,見主子如此固執,看楊毅平日里似乎也多有期待,怕把人熱心等涼了,因此勸了出來。

    邵盈搖了搖頭,只扣著那茶托,“呼啦啦”作響,一言不發。

    那個男人再也沒有信息……

    她不知道是期盼,還是斷絕……

    她沒有三妹的好命,可以選擇自身所好,她從出生開始就必須為生存而戰,從家敗開始又要為弟妹而生,這樣自私自利的人卻陰差陽錯總是活得分外沉重,為生存掙扎,為利益奔波,為……很多,很多,她說不清的東西,不過她清楚一點,楊毅不能過的那關,其實是那個男人在自己心上刻下的,那殘存的,可以紀念的,風花雪月卻無法長存的,朱砂痣。。

    作者有話要說:  祝親們節日愉快哈。^_^。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亚盘指数最全的网站 pc蛋蛋开奖结果快历史 老彩民app在线下载 49码出码规律绝顶公式 PK10专家免费计划 梭哈英文怎么发音 日本美女人体三级电影 海王捕鱼游戏下载 云南时时十一选五走势图 极速3d彩票app 免費三肖中特 韩国快三今日走势图 mg电子不开户试玩 福彩七乐彩预测 日本美女性交口交电影 足球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