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7284更新時間 : 2014-03-26 12:20:03
    此時邵素就怕蕭生拂袖而去,自己又在二姐前下死了決心的,在此情勢下,什么也不顧了,拿著蕭生的手在胸前摸了摸道:“蕭大哥,對不起,對不起,我剛才錯了,嗚嗚,你不要怪我……”

    蕭生定睛看著邵素,低下頭,道:“我倒是肯原諒你的……”

    “真的!”邵素驚喜地立身坐起,道:“蕭大哥真是好人。”

    蕭生嘴角咧了咧,道:“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就看你怎么做了?”

    “怎么做?”邵素心道只要他不要上報,便是赴湯蹈火自己亦毫不猶豫,想到有一天居然到這種地步,有種悲壯的心緒徐徐生起,握住蕭生的手道:“蕭大哥讓我做什么,便是讓我立時死了,我亦毫不猶豫,只求你……千萬別上報。”說到上報兩個字,終于哆嗦了下,露了些底氣。

    蕭生神色莫辨地望著邵素,抿著嘴,道:“你再按照方才那么做我看看……”

    邵素聽了還要來一遍,咬著牙又要爬出蕭生的懷抱,卻被蕭生一把抱住道,在她耳邊輕輕親著耳垂,聲音微微帶著嘶啞道:“只要后面那個……”

    邵素這才明白過來,臉“騰”地紅了,可是,自己不是要赴湯蹈火嗎?即使死都不怕的話,這又算什么?咬著嘴唇去摩挲蕭生的手,誰知摸了半天卻沒有摸到,正詫異間,忽聽蕭生催促道:“快些。”

    邵素連連點頭,繼續努力,忽然摸到一根硬硬的東西,聽蕭生似乎嘆息似乎喘息道:“就是它……”

    它也不像手啊,邵素十分詫異,忽然變得聰明起來,伸出左手握住蕭生攬住她的那只手,放在自己胸前,道:“蕭大哥,你千萬別……”

    “別說了……”蕭生忽然粗暴地打算她的話,見她那楚楚可憐的神情,又不忍心,欲待說些情話,又強行忍住,硬著臉道:“我暫時不會上報的。”

    邵素聽了“暫時”兩個字,心頭亂跳,道:“蕭大哥,我要如何做,你才永遠不會,我……我什么都行。”最后一句話幾乎咬牙切齒。

    “做兄妹嗎?”蕭生似乎依然對她方才的話耿耿于懷,這話里便含著譏諷。

    “不是,不是。”邵素連連搖頭,錯了一次,哪敢錯第二次,吸了口氣,柔聲道:“蕭大哥,我心里很感……”好歹沒把那兩個字說出來,迅疾轉成了“感動的,人家說滴水之恩,涌泉相報,蕭大哥救命之恩,我怎能……”忽然瞥見蕭生的臉色越來越沉,忙及時住口。

    “不是,不是,又說錯了,不是感恩,是歡喜。”說到“歡喜”這兩個字,嘴唇急速抖索起來,眼中便要落淚,生生忍住道:“是歡喜,是歡喜,嗚嗚,是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是得成比目何辭死,愿作鴛鴦不羨仙。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幕幕……”讀了這么多年書,好歹派上了用場。

    蕭生聽她念詞,微微一怔,他自幼從軍,不太懂這些風月之事,幸得邵素念的這些詩詞還算通白,倒也勉強聽得懂,這么纏綿的話從自己的意中人口里念出來,心下也覺得有趣,笑道:“你再多念幾首……”

    邵素聽他只是讓她念詩,心中大喜,這可是她最擅長的,忙挺直身子坐起來道:“蕭大哥想讓我念詩?我可記得很多哩。”

    蕭生見佳人忽然變了個人,十分興奮熱情,遠不是與他在一起那委曲求全樣子,不由一愣,點了點頭道:“你念吧。”

    邵素“唔”了一聲,道:“色不迷人人自迷,情人眼里出西施。……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人生自古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這些便是有些難度了,蕭生皺了皺眉,邵素忙及時住口,道:“蕭大哥不喜歡,我再換些。”心道若是這位只求自己念詩,那可真真是上好差事。

    蕭生“嗯”了一聲,道:“不用了。”說著把她摟在懷里,嘆了口氣,欲待說些軟話,忽然又止住……若是自己一味心軟,她恐怕又要……

    “我想還是讓你那樣……”蕭生低著頭,輕輕親著邵素的耳垂。

    邵素見蕭生換了節目,又是她不擅長的,可是此等時刻如何由得自己?那樣……想到他反復說的,終于明白,欲待流淚,卻又開始鄙視自己起來——不是說好要改了?哭什么?咬著嘴唇,抓住蕭生的手,俯在自己胸前……

    “還不夠……”耳邊傳來蕭生低低的聲音,似乎喘//息,又似乎是嘆息。

    邵素拿著那手又摸了摸……

    “不夠……”蕭生似乎醉了,把頭枕在邵素的肩頭,那光滑如玉的肌膚貼著自己的面頰,十分舒服妥帖,真想……永遠這樣下去呢。

    邵素摸得一頭汗出來了,這可是正經體力活,比念詩累多了,再加上蕭生的手又大又沉,終于沒了力氣,無力地垂下手,上氣不接下氣道:“蕭大哥,你能自己來嗎?”

    蕭生聽了這話,終于“噗嗤”笑了。

    邵素見了他的笑顏,以為他歡喜了,忙道:“蕭大哥,你不生氣了,是嗎?”

    蕭生望著佳人的一雙秋水,十分舍不得如此情態,那喜悅忽然變成肅臉道:“我不要隔著那個……”終究沒好意思說出“肚兜”兩個字。

    邵素聽了這話,低下頭,便在蕭生以為她要“嗚嗚”哭的時候,忽然見她拿著自己的手,掀開肚兜俯上玉峰,蕭生不由詫異地看著她——這樣的素兒,有點陌生呢。眼見邵素軟軟地靠在自己懷里,低低道:“蕭大哥,我錯了,你別生氣了。”語氣便是石頭人也化了去,蕭生不是石頭,何況還握著她的綿軟,抱著佳人道:“我不生氣了,你……這樣好嗎?”說著,攥了攥那玉峰,邵素胸口吃痛,又不敢說出來,本來想哭的表情,見蕭生看著她,只得強笑道:“好,很好的……”

    這樣的肌膚相親,穿得又少,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起了一層戰栗,胸口的摩挲也讓她渾身發抖,實在受不了,只好閉上眼,心道這人這樣子,下一步會……

    果然,見蕭生低下頭去,掀開肚兜,在自己胸口輕輕含住……那顆心忽然直直地墜了下去,終究……還是到了這一步,不過也好,這關不過也得過,不過也得過,自己縱然救不了王府,總不能害得王府萬劫不復吧……

    正準備閉眼受死,卻見蕭生忽然抬起身來,給她系好肚兜,又給她套上襖裙,邵素睜開眼,不明所以,問道:“蕭大哥,不是要……”忽然住口,臉上一紅。卻見蕭生給自己穿好了外衣,把頭俯在最胸前,好久才抬起頭來,撫摸著她的面頰道:“我暫時不上報,主要看你如何了。”

    “我……”邵素聽了這話,心中十分冤枉,剛才還不夠盡力?蕭生似乎知曉她的心思,含含糊糊道:“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是了。”

    邵素心中怨他顛三倒四,卻不敢說什么,只“嗯”了一聲,道:“我一定聽蕭大哥的話……”

    蕭生親了親她的面頰道:“這才乖……”說完,給她順了順發髻道:“我還有差事,先走了。”

    邵素聽了“走”字,心驚肉跳道:“蕭大哥,你……你不會……”想到紙條還在他手中。

    蕭生卻不回頭,敲了敲牢門,王婆馬上過來開了門,曖昧地笑了笑道:“恭喜蕭爺,蕭爺大喜。”——往日她這么買賣女犯便是這樣的說辭。

    蕭生“嗯”了一聲,低聲道:“這女子是我的人了,你若是賣給了其他人,我有法子讓你斷腿斷腳。”語氣雖然不嚴厲,可是那眼眸卻十分厲色,王婆眼角一跳道:“爺說哪里話來,不用說其他,單憑爺要去前線的心,我王婆也不會做這些虧心事,您老放一百二十個心。”

    她說這個是有緣由的,本朝以武立國,歷代皇帝都有開拓疆土之雄圖大志,因此鼓勵將士效忠沙場,只是和平之期,但凡不惹到自己頭上,誰也不會丟了上好差事去前線做炮灰,因此但凡那些主動請纓的人,在衙門里是十分受優待的,連上峰也不會輕易得罪,王婆這種小角色更不敢了。

    蕭生見王婆眼眸真誠,終于放了心,回頭望了邵素一眼,見她還惴惴不安,似乎巴望著他把紙條還給她……

    那紙條……蕭生忽然想起李哥的話來,“咱們這些做軍士的,只老老實實聽上峰命令便是,圣上說東,咱們向東,圣上說西,咱們向西,那些貴人之間的事情,少摻和!”

    不論為公為私,他都不會上報,只是可嘆這么長時間,這么多努力,佳人竟竟不肯明白自己那顆心,還時時擔心自己會出賣了她……

    想到這里不由一聲嘆息,卻忽然想到那小心翼翼唯恐自己生氣的楚楚之色,心情又無端愉悅起來……

    這樣……也不錯……

    作者有話要說:  繼續惡趣味~~~o(╯□╰)o

    最初的愛,通常是很笨拙的,或者說越是單純深切的感情,越發使不出心計,某幻覺得。^_^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时时缩水软件安卓 3d开奖历史号码 贵州快三走势图手机 江西时时11先五 天下彩现场开奖结果直播 上海时时官网走势 筒子二八杠生死门口决 2013游戏展会美女模特 沙巴体育手机app 开奖结果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3d综合版历史走势图 两个平台对打把钱输到一边 秋瓷炫艳照门图片 3171千炮捕鱼 北京赛时间 云南双色球兑奖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