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7522更新時間 : 2014-03-26 12:20:02
    蕭生正發愣間,見邵素自己脫了衣服,向床上一躺,眼睛一閉,一副舍身赴難的表情,道:“來吧。”

    他萬萬不料邵素會突然如此,踉蹌了幾步,見邵素羊脂玉般的身子躺在冰冷的鐵床上,借著牢窗的月色泛起一片清輝,正是夢里的樣子,不由走過去,癡迷地輕輕撫摸,卻抬頭見佳人死死閉著眼睛,眼角滲出淚來,一顆晶瑩掛在發髻上,忽然嘆了口氣,扶著邵素坐了起來,結結巴巴道:“你……你……?”

    邵素見蕭生扶著坐起來,卻沒有撲上來,難不成自己還脫的不夠――其實邵盈倒是叫她全脫了的,可她實在羞不過,如今卻是如此……咬了咬,解開肚兜,道:“這總行了吧,你這是要那樣啊,總不能讓我自己都脫了吧……”

    卻見蕭生用手試她的額頭道:“沒事吧?素兒,我是蕭生,你還認得我嗎?

    邵素呆了半天才醒悟過來,想到好容易下了半天決心,卻讓蕭生如此反應,不由氣餒,心道若是二姐知曉了,必笑話她無用,而自己不是決心要改了的嗎?

    怎么辦?

    忽然想起邵盈的囑托,忙裝出嬌俏可人的摸樣道:“我感念蕭大哥一片癡情,我亦……”說著,又開始脫身上那掛著的肚兜,卻被蕭生緊緊摁住,皺著眉道:“素兒,你這是怎么了?大姐姐已經去了,別傷心。”

    “我不是……”邵素本來想要解釋兩句,卻不曉得從何說起,想到自己脫了都不成,那滿腔委屈忽然涌來上來,眼淚嘩啦啦流了下來,蕭生忙扳住她的雙肩道:“我是蕭生,素兒,別哭了,你還認得我嗎?”

    邵素搖搖頭,那心里話便說了出來:“我怕我們上了路,你不跟著我們了。”

    蕭生這才明白怎么回事,皺了皺眉道道:“素兒不必如此,我不是那樣的人。你……這是做什么?”心道佳人不似往日,恁地突然變了個人。

    邵素聽了這話,心中一動,抬頭望著蕭生,見其眼眸深情若海,不由真誠道了聲:“謝謝你,蕭大哥。”

    蕭生一笑,把佳人抱在懷里,慢慢拍著她的肩頭道:“我們之間客氣什么,你莫怕,我一定跟著你們,保護你們的……”

    邵素聽了這話,終于一塊石頭落了地,沒想到沒有經歷那事,居然成了,俯在蕭生的肩頭,聞著他男性的氣息,心里不由迷茫,從前念過很多詩詞,什么不知所起,一往情深,什么天若有天亦老,從前只覺得文辭佳美,如今……

    她也不知道。

    她之于蕭生,從前只是摒棄,后來是痛恨,再后來是感激,很感激……她瞇起眼,望著冰涼的鐵床上泛起的冷意,只覺命運把她緊緊拖拽出不應有的路上來,讓她無所適從,茫然莫辨……

    蕭生走后,邵盈便讓王婆把她放了進來,一進門便問道:“如何了?他可答應了。”

    邵素點了點頭。

    邵盈大喜,道:‘太好了,三丫頭,沒想到你還是有點用的。”說著,仔細去打量邵素,她聽人說過,女子但凡做了婦人,與少女總有些異樣,卻見邵素神色如常,不由奇道:“你們……”說到半截,終究臉紅了。

    邵素又搖了搖頭。

    邵盈“啊”了一聲,道:“什么也沒有?不會啊,他看不上你?不對,他看不上你怎會……”

    邵素咬著嘴唇道:“不是,是他說不用這樣。”

    邵盈聽了這話,不由怔住了,抬頭看著那鐵床,又望了望邵素,沉默半晌,方喃喃道:“三丫頭,你果然是個有造化的……”

    “是啊。”邵盈微微一笑,略略帶了一絲苦澀,道:“蕭生是想娶你做娘子哩。”

    娘子?

    邵素皺了皺眉,她意象里的,花前月下吟詩作對,佳人公子才是……做這個人的娘子,跟他吟詩作對嗎?邵素忽然打了個冷戰。

    邵盈見了,嗤了一聲道:“怎么,你還不愿意?”忽然嘆了口氣道:“三丫頭,你若是我,就曉得在狼窩子里那點子真心有多可貴,可惜……你不是我,你不明白,你以后不明白也罷了,若是有一日真的明白了,那苦可有的受了。”

    邵素聽著這似詛咒又似讖言的話,發了會兒呆,忽然道,:“二姐,我可是改了的,是因為他不肯,總之他是答應了的……”

    邵盈“嗯”了一聲,道:“那位蕭爺做事十分有章程,我們即使判流了,大約也會想辦法給跟著你的,哦,可能會自請前線。”

    本朝有個規矩,為了鼓勵軍士去前線,若是那犯了錯又或者缺了銀子,愿意以此來贖的,一律網開一面,又或者那急切想得到功名的,放著好悠閑豐厚的好差事不要,跑到前線也未可知,蕭生是御林軍士,也未曾犯過錯,自行請戰自是要立功,若是以此名義來押送她們這些欽犯(一般流放地與前線疆邊是在一起的)即使是正經的刑部衙司也會高看一眼……

    邵盈越想心里越安妥,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道:“得兒,你白賺到了,如此甚好,有了那位,咱們不用擔心了。歇息吧,人家又沒怎樣你,發什么顛?”

    見邵素又開始雙目發直,原來她想到蕭生那“娘子”之意,若是他護送她們姐妹去流放之后,非要娶自己為妻,該如何是好?到時候欠了人家好大人情,不還又不行,再說沒了人家保護,自己與二姐危矣,可是若是答應了……

    如今還有的選嗎?邵素幽幽嘆了口氣。

    蕭生從刑部回來,已是半夜,他雖然換了衙門,住處卻依然在御林軍處,剛到門口,見李哥在那里站著,見了他道:“我正找你呢,老弟,你這幾日去哪里了,恁地沒影沒蹤的……”

    蕭生知他不喜歡自己與邵素來往,嘿嘿一聲,可是又瞞不住,好端端的御林軍不做,跑到刑部做番役,李哥怎能不曉得根源,因此一直躲著他,如今被他抓了個正個兒,不由訕訕。卻見李哥拖著他道:“走,老弟,跟老哥喝兩盅去,我有話跟你說。”

    蕭生聽了這話,只得隨李哥轉了身,兩人信步走到了一個未曾打烊的酒肆,落座之后,李哥點了幾個菜,見蕭生那遮遮掩掩的摸樣,嘆了口氣道:“你還用得著瞞我?又是為了那丫頭?”

    蕭生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又抬起頭道:“大哥,從前她在天上,現在……”

    “現在她在泥里!”李哥惡狠狠地補充道:“你倒是出息了,若是上面定下來,必是官奴的身份,本朝良賤不婚,你如何想的?”

    蕭生聽了這話,皺了皺眉頭,喃喃道:“總有法子的……”從前都沒放棄,如今更不可能了。

    “你若是舍得銀子,納她為妾倒也罷了,娶就別想了,若是讓上面知道了,怕是前程都丟了。”李哥徐徐勸道。

    蕭生搖了搖頭道:“她嫁給我已經天上地下了,如何還能如此羞辱她,她……”想起方才佳人那摸樣,忽然心里隱痛,她那摸樣,應該是強忍著的不甘心吧,其實心里終究……是不愿意的。忽然不肯再想下去,自己既然做到了這步,未必能不能成全以后,何況她都肯……肯為自己脫衣服了……想到這里,忽然面熱心跳。

    李哥何等人物,見蕭生如此,問道:“你如何了?剛才把她吃了?”蕭生嚇了一跳,沒想到李哥如此直接,連忙搖頭道:“沒有,沒有,她脫了衣服,我不肯的。”說出來,忽然滿面通紅,十分后悔。

    李哥哈哈大笑道:“我說兄弟,我真真服了你,柳下惠啊。”

    蕭生不好意思地道:“也不是,大哥,我心里愛她,自然也敬她,若是這樣子,又有什么意思?何況……”何況她那摸樣,他不要她的感激,他要的是她那顆心。

    李哥聽了這話,盯著蕭生許久,忽然嘆息了一聲道:“人人常說好人有好報,我自然希望小兄弟能抱得佳人歸,只是呢……”忽然戛然而止。

    蕭生聽得突兀,忙問道:“怎么了?大哥。”

    李哥搖搖頭道:“女人心,海底針啊,很多事情自有變數,你倒是對她好是好了,你要曉得她可是皇親,皇家的事情朝云暮雨,誰又說得清?太子如今雖然廢了,皇上卻沒有殺不是?那瑞王雖然跟著栽了,卻只是逼著王爺自盡,侯爺只是個囚字,圣心難測,圣心難測啊,若是有那么一日,她未必不會……到時候豈非竹籃打水一場空?”

    蕭生聽了這話,心中突突亂跳,想起邵素今晚那摸樣,深知若是有那么一日,她會怎么做,簡直不用想也知道。

    “那怎么辦……”蕭生臉色發白,嘴唇微微抖動。

    李哥眼睛閃過幾絲不易察覺的眸光,臉上笑容不減,道:“怎么辦?老弟,你這么聰明的人,還需要我說嗎?”

    蕭生皺著眉頭道“我……我只是……”

    “你啊……”李哥忽然轉了話頭道:“兄弟你武功高,性子沉穩,手段心胸都是夠了的,背后議論起來,連總教頭都夸你,只是有一樣,心不夠狠,這世間,老實人總是要吃虧的。”

    蕭生怔了半晌,終于道:“大哥,我知道怎么做了。”

    作者有話要說:  祝親們考試順利哦,么么噠。^_^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江苏快三助手快彩 赛车pk10计划下载 群英会开奖结果今天 快乐赛车开奖视频 快乐十二四川走势图表 浙江12选500期走势图 快乐时时 彩票下载app送29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云南时时娱乐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图表工具 六台宝典app下载 时时彩缩水工具免费版 大宝娱乐lg游戏登录 时时彩趋势 永久固定单双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