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7190更新時間 : 2014-03-26 12:19:56
    徐氏“哦”了一聲,道:“你會中三丫頭的計?”語氣里充滿疑問,意似不信。

    邵盈低著頭,向前膝行幾步道:“母親,我開始也是不信的,以為這丫頭只是個書呆子罷了,便是存了小視之心,所以中了這丫頭的套子,那徐公子先前已經遇到了那丫頭,不知為甚,被那丫頭迷昏了,她又誘我與蔡妹妹去尋那徐公子,結果……”

    徐氏把身子微微靠在椅上,蹙著眉,斂著眼,道:“她有這等手段,早做什么去了?”還是不太相信的。

    邵盈嘆了口氣道:“人都是逼出來的,這丫頭其實是個厲害的,她對我們二房……”

    “二房怎么了?”徐氏聽了這話,心中一動,難不成是被后沈氏在搗鬼?

    邵盈頓了頓,等著徐氏把這話咀嚼了會兒子,才輕輕道:“那日我去佰兒書房,見他正看一些書,問他哪里來的,他說是二姐姐借給他的……那些書……”

    徐氏本來地靠著床榻,聽了這話,忽地站了起來,道:“你說什么?”聲音已然帶了厲色,邵佰是她命根子,也是她這輩子唯一的希望,更是她這灰暗無邊的生命中唯一的亮色。

    邵盈仿佛被嚇著了似的道:“我見了那些書,似乎……”

    徐氏忽然高聲道“桃兒”,桃兒戰戰兢兢走了進來,徐氏道:“把那披風拿來。”桃兒聽了,詫異地望了邵盈一眼,卻見邵盈低著頭,慢慢站了起來,見桃兒望她,微微頷首,桃兒頓時放了心,回到內室拿了個披風,給徐氏套上,徐氏一言不發,向外走去。

    桃兒緊隨其后,外面幾個丫頭婆子面面相覷,邵盈則悄不作聲地跟在徐氏后面,邵佰的書房雖然是外院,卻是離內院最近的一處院落,自是徐氏為兒子精心挑選的所在,徐氏由于是走慣了的,腳步極快,大約一盞茶功夫已然進了門,門口守著小廝見二太太來了,跪下請安,忽然又見二小姐,嚇了一跳,忙忙回避了。

    徐氏連理都不理,一言不發,一陣風似的往兒子書房趕,剛進垂花門,門外的兩個婆子見了夫人,正要呼喚,見徐氏一擺手,忙住口,徐氏放輕了腳步,一步步走向正房,掀開簾子,邵佰身邊的大丫頭萍兒正站在那里,正給邵佰整理書籍,見了徐氏,正要行禮,卻見徐氏擺了擺手,又一言不發,也不敢出聲,徐氏踮起腳,見兒子正坐在案幾前,秉著書,聚精會神地觀瞧。

    徐氏不由下腳步,這案幾迎著窗外的陽光,淡淡地灑在童子如玉的臉上,旁邊插著梅花朵朵,映得兒子越發唇紅齒白,便宛若他年輕時候的摸樣,徐氏的心忽然攪了攪,想起當年她第一次見他的樣子,英武逼人,少年英雄,當她得知她要嫁給他時候,那顆少女的心歡悅得眩暈過去……

    后來才知道,她的歡悅不是他的,一個死了的女人在他心里遮擋了所有一切,留下的只不過是一個軀殼,她和這個軀殼生了個兒子,而這個軀殼又跟那個長得象那個女人的閻姨娘過起了恩恩愛愛的夫妻生涯,而她,只不過對閻姨娘青樓身份說到了幾句,便被他扔到冷宮再也不得見面……

    不是沒有委屈過,正經尚書家的千金小姐,在他心里還不如一個下jian女子,也不是沒有抱怨過,好歹她是正房夫人,總要給她留些臉面,可是委屈著委屈著,也就習慣了,也麻木了,此后的生涯里,挑撥姨娘們的明爭暗斗,與大嫂的勾心斗角,竟成了生命中唯一樂趣,而兒子,卻是她盡力守護的唯一一塊凈土,而如果有人膽敢……

    徐氏一個箭步,抄起了邵佰手中的書,拿開頁面一瞧,好歹也是千金小姐,雖然算不得才女,字還是認得,上面三個字“西廂記”,翻開一看,里面娟秀而陌生的字跡,居然還有插圖,那女子坐在桃花樹下,有個男人正給她簪花,面容全是曖昧的笑容,便仿佛他與閻姨娘你儂我儂的樣子……

    徐氏氣得渾身發抖,因為太過憤怒,反而說不出話來,只拿著那書,瞪著兒子。

    邵佰知道不好,緩緩跪下了,道了聲:“母親,這書……我是想溫習詩詞來著……”這話說到最后沒有了底氣,他雖然十一二歲,人事上不懂,但是看著書,也知道個大概,情竇初開,自然迷了進去,見母親陡然進來,又是那副摸樣,未免戰戰兢兢。

    徐氏有無數話想對兒子說,卻又不知該怎么說,沉默許久方道:“你怎么不溫書?”

    “我……母親……”邵佰頗有做壞事被抓住的尷尬,一時不知道怎么好,只好低下頭。

    “佰兒不是說將來要考狀元,給母親爭個鳳冠霞帔的誥命來?”徐氏的話十分溫柔,絲毫不見怒氣,越發這樣,卻越發詭異,讓人無端打個冷戰――這話也是邵佰常說的,她念念在心的――他的誥命她不稀罕,因為他想給的,是那個死了的女人,她想要的,是她自己兒子掙的。

    邵佰也覺得不好,只跪著低著頭道:“母親,兒子知道錯了,兒子現在就溫書,您……別難過。”他雖然小,卻也知道父母之間的狀況,那些承諾便是不忿,更是對父親偏寵一個jian妾的不甘,如今自己不務正業,確實讓母親傷心了,于是跪著向前幾步道:“母親,兒子再也不看這些,兒子會努力用功的……”

    徐氏瞪著兒子許久,忽然點頭道:“我信佰兒。”頓了頓,又盡力放緩了語氣問道:“三姐姐還借你什么書了?”語氣這么溫柔和順,邵佰卻是知道母親手段的,忙要搖頭道:“沒有了,就這一本,母親,你千萬不要怪三姐姐,是兒子想要借的……”

    徐氏忽然一笑道:“怎么會,不過看了本詩詞罷了,只是佰兒如今正是舉業時刻,看這些書未免分心,我先給你守著,待你中了舉,再還給你……”

    “真的?”邵佰沒想到母親如此大度,興奮地抬起頭。

    徐氏慈愛地撫摸著童子的發髻,和藹可親地道:“當然是真的。”

    桃兒聽了這話,忽然毛骨悚然,遠遠藐了邵盈一眼,卻見邵盈面上波瀾不驚,低垂著頭,摒棄斂手,站在房間里的角落里,連同身形都與那影子融為一體,渺渺間看不清摸樣……

    徐氏茫茫地從兒子書房走了出來,桃兒與邵盈緊緊跟隨其后,見她也不是向自己院子走去,只是這兒信步走著,七拐八拐,竟走到了天瀾園門口,抬頭見是自家花園,也進去了,看著滿目的姹紫嫣紅,愣了半晌,忽然拿著那書道:“你說她弄誰不好……”便戛然而止。

    邵盈與桃兒都不敢說話,只戰戰兢兢站在徐氏身后,因為走得急,除了桃兒,身邊的丫頭婆子竟一個也沒帶,時常能寬慰徐氏的兩個心腹嬤嬤也不在,沒人做引子,桃兒只剩下發抖的份兒,只有自己先開口了,忖了忖道:“母親也別太傷心,三丫頭恐怕也是無意……”

    徐氏忽然冷哼一聲道:“方才你還說中了她的圈套,如今又說她無意,黑黑白白里里外外你倒是做了個齊全!”邵盈見了這話,不敢說話了,只站在哪里,大氣都不敢喘。

    三人就這這樣站了許久,徐氏的憤怒終于可以化作思緒的時候,藐了桃兒一眼,桃兒知曉主子有話與二小姐說,忙徐徐退下,一時只剩下了兩人,徐氏忽然斥道:“邵盈,你好手段!”

    邵盈聽了這話,臉色一白,忙噗通跪下,道:“母親在說什么,盈兒不懂。”

    徐氏冷哼道:“這么多年,我還看不透你嗎?定是你覺得三丫頭是你婚事妨礙,便設定了借刀殺人之計,是也不是?”

    邵盈的心仿佛要跳出腔外,只是于此生死時刻,越發要冷靜下來,否則讓嫡母看出破綻,自己死無葬身之地了!因此在袖子里用力掐著自己的手,直到指甲掐出血來,才讓她緩了心緒,定了定神,徐徐道:“母親這可真真冤枉盈兒了,盈兒雖然不堪,斷斷沒有陷害自己弟弟的道理,即使黑了良心,也斷斷不會自個兒陷害自個兒的道理,那徐公子早已心許三丫頭,意想里自己本來無份的,那次去徐府,也只是做個陪襯罷了,哪里會料到最后……”

    “你怎知徐公子心許三丫頭?”徐氏皺了眉。

    “是這樣的,母親……”邵盈突然住口,欲言又止。

    “快說!”徐氏輕輕呵斥道。

    “我的丫頭那次在廟里碰見三丫頭與徐公子……”

    “哦?三丫頭居然這么不知禮節了?”

    邵盈不敢接口,半晌才道:“其實也不是刻意碰見,乃是那丫頭的一個表親,在軍爺那邊做小廝,有次發現了一根金簪,上面刻著三丫頭的名號,那丫頭不敢瞞著我,跟我來說,我怕他們有不才之事,污了咱們王府的名頭,便讓那小廝盯著那軍爺,熟料竟看到三丫頭跟那軍爺要私會之時,無意中碰到了徐公子,便有了這段……”

    徐氏腦袋“嗡”地一聲,道:“軍爺?哪個軍爺?三丫頭好大的膽子!”

    作者有話要說: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吉林时时专家计划 上海快三一天有多少期 奥迅球探网 四川时时是否合法 四川快乐12数据遗漏 陕西快乐十分出号规律 新疆时时查询结果 mg电子游戏什么爆率高 东北麻将实战技巧 河北时时玩法介绍 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顶呱刮彩票试刮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助手 九龙开奖最快报码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