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6928更新時間 : 2014-03-26 12:19:49
    簾子一挑,進來一位少女,麗顏秀色,屆笑春桃,云堆翠髻,唇綻櫻顆,榴齒含香,正是邵府二小姐邵盈。說到容貌摸樣,這二小姐與三小姐竟十分相似,只是二小姐的秀色是人間的三春之桃,三小姐的秀色則是世外的九秋之菊,秀美中格外帶了些書卷氣。

    邵母見她來了,那神情倒比三小姐更和藹些,道:“二丫頭恁地今兒來晚了?”

    邵盈先是給老太太、太太和二太太見禮,道:“倒是讓老太太擔心了,昨兒做這個做的有些晚了,今兒竟誤了老太太的晨安,真是該死該死。”說著,跪著把某物拖到頭頂。眾人見她如此作態,對那物十分好奇,邵母道:“拿來瞧瞧。”沈氏看了徐氏一眼,見其只抿著嘴,不說話。

    一時雁兒把用托盤把那物拖了上來,邵母打開一看,原來是個祈字符,只是個祈求符不稀奇,卻是密密麻麻布滿了楷體小字,仔細看去,竟是金剛經,邵母篤信佛事,見了這物,十分歡喜,叫雁兒拿出那西洋鏡子,放在光下仔細端詳……

    眾人見此,知道二小姐的東西入了邵母的眼,徐氏笑著對邵盈道:“你這丫頭,老太太又不是趕著什么,何苦糟蹋眼弄這物件!”說著,對邵母道:“老太太,那日我去她屋里,見她在那仔細弄這物,竟扎了手,見她實在太辛苦,便讓她不用弄了,老太太是明白人,孝順也不在這上頭,誰知她竟給弄成了!”

    邵母聽了,連連點頭,道:“二丫頭,快到我身邊來。”

    邵盈一聽,知曉多日辛苦未曾白費,心中甚喜,站起來乖乖走到邵母身邊,邵母拿起邵盈的手看了看,確實有些針眼——官家小姐哪里有自己拿針線的,何況她們還是王府里的小姐,這方有些真動心,對徐氏道:“我知道你們素來都是孝順的,只是這二丫頭,年輕輕的,只要有日子都來陪我這婆子打趣說笑,是個真有心的。”

    徐氏聽了這話,笑逐顏開,望了望邵盈,邵盈迅疾道:“擋不得老太太的贊,這都是做孫女應該做的。”說著,輕輕邈了邈低著頭站在一邊的邵素。邵素平日有時間便秉著本書,連嫡母哪里都少去,何況老太太,聽了邵母這別有深意的話,臉色微白,又向后縮了縮。

    徐氏見二丫頭完勝三丫頭,得意地望了沈氏一眼,正要說話,忽然聽傳喚道:“大小姐——”鳶兒一掀簾子,邵月從外面走了進來,因為腳步匆匆,帶進來一股涼風,眼見她一身紅衣,頭插金爵釵,腰佩翠瑯玕。明珠交玉體,珊瑚間木難,蛾眉橫翠,與兩位庶女妹妹的秀美不同,卻是位明艷動人的俏佳人。

    “老太太,母親,二嬸。”邵月沒有給邵母做禮,而是直接坐在邵母旁邊,道:“咦?老太太,這是什么?”

    邵母對這位府內唯一會有郡主封號的大孫女,一直十分客氣,笑道:“是你二妹妹做的,如何?”

    邵月拿過來,看了看,“嘖嘖”道:“果然是費心了,得費好些功夫哩。”掉頭對邵盈道:“你做了多長時間?”

    邵盈見長姐如此相詢,十分乖巧道:“也不許多少時辰的。”不敢說多了,怕惹得邵月不高興。

    邵月心道這么個東西,不費時辰才怪,正要再問,忽聽沈氏道:“你這丫頭,剛剛從外面回來,披風也不脫,就這么坐在老太太身邊,小心寒著老太太的身子。”

    邵月這才想起來,忙站了起來,大丫頭環兒上來給她脫了披風,又把那手上戴著的鏤空鏨花長護甲放在托盤上,讓環兒包好,一時邵母的丫頭雁兒端上一杯白露紫筍茶,便在這間隙里,沈氏問:“今兒去賞春會,可見得什么好兒的了?恁地不跟老太太說說?”

    邵月聽母親這么一問,抬頭看了看兩位庶女妹妹,這賞春會是京都貴族女子的例會,只是庶出的女兒很少有資格被邀請,母親這么當面問起這個來,不知是何意。正想著,忽聽老太太道:“你們這些小丫頭們的會,下次安排在什么時候?”

    邵月聽邵母問,忙道:“大約是下月中旬,正是月圓的日子,想著趁著月色聯詩對賦……”

    聽到“聯詩對賦”四個字,邵素忽然抬起頭,露出向往之色,迅疾想到這是在老太太屋里,忙低下頭縮了縮肩。

    “哦?”邵母哦了一聲,道:“可有哪家公子……”

    聽了這話,沈氏徐氏已恍然,只是邵月還未悟,只老老實實道:“倒也沒想這個心思,怕是男女不便。”大齊國風俗算不得開明,卻也比前朝要開放些,未婚男女只要不曾私下相授,肌膚之親,如此公開聚會倒也許的,貴族之間則是男女相看,只是這幾次賞春會主辦者都是要和親的皇族女子,因此未曾有這種相看。

    邵母“嗯”了一聲,沉吟了會兒,索性直說了,省得兩個兒媳私下里斗成烏雞眼,因此道:“月兒,你的兩個妹子也大了,倒是有幾個有些意思的,我想能不能?……”

    邵月立時明了邵母的意思,看了看母親,見母親向她急速使眼色,關于利用那位庶妹嫁入徐家,母親也是跟她說過的,只是她反而比沈氏看得開,覺得別人家的王府嫡女都是要嫁塞外的,為何自己要單單例外?再者,如此費盡心機地不肯和親,讓圣上知曉了也未必能得了好去。

    只是既然老太太這么說,必有一番道理,也罷,邵月沉吟道:“老太太相中了誰家,盡管說,我寫箋子給下次主持暖兒,她必是許的。”暖兒乃當今閣老謝肅之獨女,名喚謝溢之,小名暖兒。

    邵母見大孫女如此懂事,微笑的點頭,拍了拍床沿,道:“乖孫兒,到這里坐。”

    邵月是素常坐在老太太身邊慣了的,也不推辭,大大方方坐在邵母身邊,抬頭見左首的的二嬸神色莫測,笑問道:“怎么了?二嬸,難不成二嬸有更好的給二妹妹,不想去?”

    徐氏見邵月如此說,尷尬的一笑,道:“哪里有更好的呀……”掉頭對邵母道:“說起來,這府里,大丫頭是最懂事的,對老太太不用說,對這些妹妹也是……”說著,“嘖嘖”稱道。

    邵母主意既定,便不想再看兩個兒媳婦演戲,打了呵欠,沈氏忙問道:“老太太可是乏了?”邵母“唔”了一聲,鳶兒是個有眼色,上前道:“昨兒老太太不知為甚,竟走了困,五更才歇……”聽了這話,屋里都是人精,曉得邵母要歇息了,紛紛站起來忙告辭而去。

    邵月與邵素兩個帶著自己的丫頭,跟在沈氏去了福云苑。

    沈氏進了屋子,立時撂了臉色,變得陰沉起來,下人們不由膽戰心驚,大丫頭星兒過來沈氏換了外衣,辰兒過來上了西疆進貢的日鑄雪芽茶,悄無聲息地退下了。

    沈氏坐在東坡椅上,閉著眼也不說話,邵素不知今兒又錯在何處,膽戰心驚地站在那里等待發落,邵月卻不怕母親的,過去拉著沈氏的胳膊道:“娘,怎么了你這是?”

    沈氏瞪了女兒一眼,卻不方便守著庶女數落親女,只有先把這一個教訓完了。遂對邵素道:“素兒,今兒你倒是看到了,二丫頭無論哪個面都比你強,就是老太太夸了一句,人家也說得人心里歡喜,你呢?”

    邵素低著頭,許久才道:“母親,素兒知曉錯了。”

    沈氏“哼”了一聲道:“若不是我看在你死去的娘份上,你的婚事我恁地如此操心,可惜我操碎了心,你卻不領情,討好人你不懂也罷了,看看那芙蓉糕,恁地買來的還碎了好幾塊,若不是老太太身邊雁兒是省事的,你一頓數落是免不了的,誰跟你去的?倒是打上十棍子才懂規矩……”

    邵素見嫡母說的這樣嚴重,不由跪下來,身子微微發抖,道:“母親,是素兒的不是……不怪丫頭。”

    “好了,好了……”邵月見庶妹這樣楚楚可憐,有些于心不忍,忙求情道:“娘,素兒也不是故意的,何況老太太不是也夸了嗎?沒看她犯什么錯啊,她啊,就是個只知道書的呆子,有些規矩不懂,這不是還有我,有娘嗎?”

    沈氏見女兒給自己搭茬,一些硬話就說不出來了,只是她今日被徐氏堵了一回,這氣無論如何要找到出口,怒道:“你別跟我打落這個,一時我少不得找你,我倒不知自己竟養了一群傻女兒,巴巴地贊人家的祈字符有多好有多好……”

    邵月見母親真怒了,也有些害怕,道:“娘……我這不是不經心嘛……”

    “不經心,不經心,一個一個都不經心,連婚姻大事也不放在心上,這都是要成仙去不成?”沈氏把案一拍,厲聲道:“把玉兒拖出去打十棍!”

    作者有話要說: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安徽快三里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和值技巧 中国梦论坛二肖二码中 牛牛实战技巧心得体会 3d专家预测推荐号码 全年公式规律一肖中特 赛车pk10规律窍门 捕鱼游戏大厅 人体写真直播 jdb财神捕鱼辅助器 内蒙古时时开结果 二星缩水app 481今天开奖号码 新疆时时9号开奖结果查询 麻将二八杠洗牌手法 广西11选五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