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說網 > 白蓮花成長記 > 191 花好月圓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191 花好月圓

小說:白蓮花成長記作者:幻海心字數:3785更新時間 : 2017-03-14 23:04:32
?    馮子劍見她一邊打,一邊掉淚,瞬息之間如玉的臉上已經掛滿淚珠,長長的睫毛忽閃個不停,神色凄婉,眼眸里流露出哀求來,那心再也堅持不住,定了定神,扶著她的雙肩道:“盈兒,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我已經殘廢了,你明白了,殘廢了。”說著,用力晃了晃她,仿佛要把她的癡情晃醒:“你這樣漂亮能干,何苦跟著我這廢人受罪?”

    “晚了”邵盈沉著臉,咬牙切齒道:“我有了你的孩子,你讓我到哪兒去?”

    “孩子?……”馮子劍腦袋嗡一聲,半天沒反應過來。

    “還不是你作孽!”邵盈用那勺子又狠狠敲了馮子劍一記。

    馮子劍臉上變幻莫測,嘴唇急速顫抖,許久許久,忽然有淚從眼中滾落而出,可是他這樣的漢子只有流血的份上,哪里能守著女人落淚,猛地回過頭,惡狠狠道:“打掉吧。”

    邵盈聽他竟說出這么狠心的話,氣得恨不得撲上去掐死,嘴唇抖了起來道:“打掉,這可是我的孩子,好,好,想打掉是吧,馮子劍,你現在就死,死在我面前,我立馬打掉孩子,找個比你好一千倍的好男子,愛我,疼我,好好待我……”最后那話再也說不出來,想起一生顛簸,從未有半點安穩,好容易愛上個男人,卻又是這樣的結果,忽然捂住臉,嚎啕大哭起來。

    馮子劍聽著邵盈的哭聲,起先還咬著牙拼命忍住,后來終于忍不住了,回過頭惡狠狠道:“你傻了嗎?你跟我會更苦!”

    邵盈惡狠狠地瞪著他,忽地把那木勺“啪嗒”打了過去,正中馮子劍的額頭,“混蛋,懦夫!”說著,又捂著臉嗚嗚地哭起來。

    就這樣哭了許久,忽聽馮子劍幽幽嘆了口氣,道:“盈兒,我真不知道拿你怎么辦?我真不想活了,我對不起那些死去的兄弟,他們……死得太無辜了。”說著,忽然擰過臉去,雖然聽不見哭泣聲,卻顯得更加痛苦悲傷,“我每天都夢見他們,他們死得……太無辜了。”

    邵盈聽了這話,反而不哭了,怔怔看著馮子劍的摸樣,伸手拉住馮子劍的手,男人自有男人的世界,男人的眼目并非只有女人與愛,他們心里承載著更多的東西,自己先前以為他是受了冤枉,如今卻原來是愧疚……

    她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淚,怔怔地望著馮子劍的后背許久,忽然道:“子劍,你若是這樣,他們就真的死了。”

    馮子劍聽了,身子忽然猛烈震動起來,卻不轉頭,只用嘶啞的聲音道:“盈兒,你先出去,我想一個人靜一會兒子。”

    邵盈聽了這話,知道那縫隙終于打開來,從地上爬了起來,撲打了下衣裙上的灰塵,緩緩出內室,回頭見馮子劍的身影雖然印在那陰影之處,卻總擋不住窗外那撲撒著金色片片,嘴角一彎,走出了正房,把門關緊,背靠著門緩緩坐了下來……

    她愛的男人啊,邵盈瞇起眼,望著院子里凋零的樹枝,秋天的凋零總帶著走向寒冷的末路味道,不像初春那樣勃勃生機,邵盈忽然想起流放的路上,她也是站在院子的花樹前,拿著那把匕首,看著同樣的凋零的花樹,埋怨著,自己愛上了那么一個男人……

    埋怨著……

    邵盈苦笑了笑,他們之間,從來不是三妹與蕭生的客客氣氣,總是充滿了爭斗與廝殺,可能她就這命,也可能她就愛這樣,熱鬧非凡的人生,吵吵鬧鬧,一輩子就這么過去了……她疲憊地閉上了眼睛,迷迷糊糊里忽覺得被人抱起,猛地睜開眼,見星空漫天,馮子劍正抱著自己向西廂房走去,月亮的清輝映照著他的臉,多日不曾吃飯,那臉瘦得的全是骨頭,一一節節看著嚇人,她不由心疼地伸出手,撫摸著顴骨,馮子劍一瘸一拐地把自己抱進西廂房,放在那唯一的床上,俯□愛憐地撫摸著她的臉,兩人對望了許久,馮子劍忽然嘆了口氣,道:“盈兒,你好兇。”

    邵盈忽然“噗嗤”一笑道:“你就這命了。”

    馮子劍咧了咧嘴,忽然伸出手去扯她的裙子,邵盈臉上一紅,忙拉住他道:“你作死,我剛懷了三個月”

    馮子劍搖頭道:“ 不是……”說著,指著邵盈下襟濕透的裙子道:“我給換干凈些的衣服。”

    邵盈臉上忽然顯出羞色,道:“喂喂,不用你換,我自己來,你身上還沒換呢,臟死了,快去給我洗洗。”

    馮子劍笑了笑,卻也不聽她的,跪在床頭摁住她的手脫了衣裙,露出那白玉似的的身子,忽地掀開肚兜,低下頭吻了吻她的小腹,吻著吻著,那手輕輕撫上邵盈的玉峰,撫摸了會兒,動作漸漸粗暴起來,用嘴狠狠吸咂著蓓蕾,一只手順著滑下她花房,一指頭伸了進去,正意亂情迷之間,額頭又被打了一下,耳邊傳來那嬌呵道:“你作死,剛好了就要這樣,滿腦子都是這個!快拿開……”

    馮子劍知道懷孕的婦人不能行房,方才是不經意著了火,被邵盈打了一下終于清醒過來,放開了佳人,用大手撫摸著邵盈那光滑如玉的肌膚,嘿然道:“看到忍不住了。”

    “哼”邵盈做了個惡狠狠的眼眸,臉上卻嬌色無邊,擰了擰身子道:“你要凍死我了。”

    “好,好……”馮子劍不知從哪個地方掏出了一套寢衣,竟連肚兜小衣都是全的,綢緞滑絲,一看就是上等的貨色,親了親邵盈,給她小心翼翼穿上,卻見邵盈并不高興,張了張口要說話,最終卻什么也沒說。

    這套寢衣很明顯是婦人的衣物,馮子劍自己肯定不會穿,又沒有女兒,一定是……是……是……

    邵盈忽然覺得渾身別扭起來。

    馮子劍卻沒察覺,給邵盈穿好了,看著眼前端正媚好的女子,千金小姐,低階武夫,萍水相逢,露水姻緣,情根深種,最終,竟是她救了他……“盈兒……”他伸出雙臂把邵盈緊緊摟在懷里,用下頜蹭著邵盈的額頭,柔聲道:“你說得對,我這樣子他們就真的死了,好好活著才是對得他們的犧牲,你放心,我以后會跟你好生過日子的。”說著,輕輕吻了吻邵盈。

    邵盈正滿心別扭著這套寢衣的來歷,聽了馮子劍這話,一時辛酸,一時欣慰,也不知道什么滋味,呆了半晌,忽覺得馮子劍濕透的衣服浸得自己發寒,眼珠一轉,計上心頭道:“你還不去盥洗一下,凍死我了。”說著,拿手把男人一推。

    馮子劍正感慨,低頭見佳人含羞帶怯,呵呵一笑,道:“好。”說著,摸了摸邵盈的臉,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邵盈看著馮子劍走出了房門,聽著井邊的打水聲,忙溜溜地下了地,跑到西廂房的耳房里,打開案幾上的包袱,里面是她備下的新衣,嗖嗖地把馮子劍給她那件換了下來,換上自己備下的,又拿著小鏡子照了照,跑回了臥房,忽然想起忘記把那衣服拿回來,又跑回去把那換下的寢衣拎了回來,掛在椅子上,然后躺下蓋上被,閉上眼。

    不一會兒功夫,馮子劍赤著身走了進來,經過了破家的掃蕩,家里早已一無所有,馮子劍用舊衣服擦了擦,見邵盈正閉眼在床上睡著了,忖了忖,想起擱置自己衣服的柜子在東廂房,不知道那些債主拿走了沒,轉身走到東廂房,見地上已經掃了干凈,角落上擱著一個翻開的柜子,翻了翻,里面值錢的家什都沒了,只有些舊衣服,大約是那些人覺得也沒用的,他挑揀了下,翻出一套將就能穿的寢衣穿上,又帶了一件外袍回了東廂房,見邵盈已經翻身睡著了。

    笑了笑,上了床,被背后抱住邵盈,往日心灰如死,今日忽然翻出了活氣,便宛如死而復生一般,竟生出些恍然如夢的感覺,也罷,往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重新來過又何妨,他把邵盈緊緊摟在懷里,滿足嘆了口氣,盈兒……

    正摩挲她,忽覺得那兜肚不對,“咦”了一聲,見邵盈翻過身來,笑盈盈望著他,馮子劍摸了摸佳人的俏臉,道:“怎么又換了?”

    邵盈面不改色道:“方才被你弄得濕噠噠的不舒服,自然要換了的。”

    馮子劍也不疑心,“哦”了一聲,見佳人眸染流波,粉面含羞,忍不住俯身去親吻,這樣的吻并不帶多少情yu的味道,卻是纏綿悱惻的一個情字,兩人在月光下對視著,彼此看著彼此眼眸中的倩影。

    “盈兒,你好兇。”馮子劍訥訥道。

    邵盈“喂”了一聲道;“你說過兩遍了。”說著,如玉的臉上映出紅暈。

    “哦?”馮子劍嘿了一聲,忽然親了親她的臉頰,道:“不過我喜歡。”

    邵盈聽了這話才放心,舒服地靠在馮子劍的胸膛道:“明日那些人來畫押。”

    “嗯。”

    “喂,你要摁手印的……”

    “我知道……”頓了頓又道:“我家娘子很能干哩。”

    “嚇,誰是你娘子?”

    “你啊,你是馮子劍的娘子,一輩子的娘子……”

    邵盈聽了這話,心中一酸,自己這身份是嫁不得他做妻的,可他這么說了,便是一種承諾,比那山盟海誓更牢固的承諾——自己曾經羨慕三妹那個“情”字,竟以這樣的方式成全了,所謂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她猛地低下頭,眼眶里滲出一顆幸福的晶瑩,淡淡化在馮子劍的胸前,迷迷糊糊里,忽然又想到:那寢衣……

    作者有話要說:寫到這里,忽然想起張愛玲的里的話:

    這堵墻,不知為什么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類的話。……有一天,我們的文明整個的毀掉了,什么都完了——燒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許還剩下這堵墻。流蘇,如果我們那時候在這墻根底下遇見了……流蘇,也許你會對我有一點真心,也許我會對你有一點真心。_

    _ 166閱讀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赛车6码滚雪球计划表 二八杠抓牌顺口溜 幸运28怎样投注稳定 二八杠玩法 竞彩8串1中了45亿 万人炸金花下载真人版 赛车6码倍投计划表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 网赌大小单双有规律吗 赛车pk10计划软件下载 虚拟篮球投注技巧 北京pk拾赛车高手论坛 群北京塞车计划 农场赚 万人金花最新版下载 恒丰线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