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說網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一拜二拜再三拜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一拜二拜再三拜

小說:太初作者:高樓大廈字數:2985更新時間 : 2019-07-07 16:31:05
    楊父楊母看著兩個孩子,也都笑著哭了,楊父滿懷感激的說道:“多虧了仙人啊,多虧了仙人我們村子才能夠從那群強盜的手下活下來。”

    海敖緊緊牽著楊月的手,有些怔愣的看向神情依舊淡然的秦浩軒。

    “在那群盜匪進入村子的時候,你就已經中了我的大心魔術,之后看到的一切,都不過是幻象而已。”秦浩軒說道。

    海敖望著秦浩軒,他想不明白,這個人怎么能如此的理直氣壯。

    數年前的那場屠殺,是纏繞他幾百個日夜的噩夢,每一次想起,都會心如刀割,那種彌漫在心頭的悲傷與絕望,難道也都是幻想嗎?

    “你憑什么?”海敖輕聲的問道。

    “你天資太盛,心性卻涼薄,我要收你為徒,就必須先為你灌入一腔熱血,讓你識得人世悲歡感情,讓你有心。”

    海敖捂著自己的左胸,問秦浩軒:“那你知道,這些年,它有多疼?”

    “疼了,你的心就活了。”秦浩軒看著自己這個年輕的弟子,說道。

    海敖重新將楊月擁入懷中,他遠山一般的眉毛一點點隆起:“如果早知道有心會這么疼,我寧愿永遠做著以前沒有心的自己。”

    “你的心,會帶你走到你自己都想象不到的高度。”秦浩軒看著他,目光寬厚而包容。

    海敖不再理會秦浩軒,他牽起了楊月的手,對不遠處的楊家二老說道:“我帶你們走,我帶你們回家,不要待在這里。”

    “小敖?”楊月看著他,滿眼的疑惑,“怎么了?”

    楊家二老也著急了,立刻說道:“小海,你不要耍脾氣,仙人對我們真的很好啊。”

    海敖輕笑一聲,他涼涼的看著秦浩軒,道:“如果他真的是好心,就不會死那么多人了。”

    凌滄門一百零七具尸體,是他親手焚燒的,那些人,是真的死了,再也不會復活。

    而那么多人的命在,在秦浩軒的口中,不過是一場交易。

    “他不過是想要收我為徒罷了,假好心罷了。”海敖收回目光,對楊家三口道,“我們走。”

    楊家二老看看態度堅決的海敖,又看了看神色淡然的秦浩軒,面上帶著躊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要帶他們去哪呢?”秦浩軒看著海敖,就像看著一個正在鬧脾氣的晚輩。

    “只要離開你這里,天大地大,我自是能夠帶他們隨處逍遙。”

    “那你能帶他們逍遙多久?”秦浩軒再次問道。

    海敖皺了皺眉頭:“什么意思?”

    秦浩軒望著天際漂浮的云彩,眸光悠遠:“你看看這兩個老者,即便有你的庇佑,他們又能活多久?人類的壽元本就短少,所謂長壽百年,于我們而言,也不過轉瞬之間。”

    海敖看著楊家二老皺紋遍布的蒼老面容,沉默了下來。

    秦浩軒走到山間的巨石之上,一拂長袍,坐了下來,他的目光透過天邊的云彩,直直的看向了遙遠的九天之上:“你修仙是為了什么?”

    海敖一愣,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作為半妖之體,紫種天資,生來就會修仙,至于為何去修,卻是從未考慮過。

    “當年我被修士選中,進入太初,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去修仙,就是想著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能有修仙的機會就去修,后來才漸漸明白了,所修為何。”秦浩軒看著海敖,說道,“我修仙的目的,是為了能夠舉家飛升,讓我所愛之人,免受生老病死魂飛魄散之苦,永升極樂。”

    海敖身軀微微一震,好像有什么東西從他胸口處淌出,滾燙而熾熱。

    讓我所愛之人,免受生老病死魂飛魄散之苦,永升極樂。

    秦浩軒所言每一個字都敲打在海敖的心口,不斷的回響。

    “而且我做到了,我將自己的父母親人,送上了仙界。”

    海敖有些疑惑的看著他,秦浩軒現在也不過道宮境界,他自己都沒有升仙,怎么可能將凡人送上仙界?

    “記得小仙路嗎?”

    海敖驀然想起,當年傳得沸沸揚揚的消息,小仙路開啟,卻不是小仙王走上去,而是兩個凡人與一個絕世的強者。

    秦浩軒是小仙王,送走的定然是自己的父母。

    海敖心情激蕩,他定定的看了看楊家二老,想了想,又問秦浩軒道:“那你的父母活了多久?”

    按時間來推算,小仙路開啟的時候,秦浩軒修道已然百載,他的父母應該都已經去世了才對。

    秦浩軒微微一笑:“我可以冰封他們的生機,讓他們的時間停留在被冰封的時候,然后在我能夠送他們升入仙界的時候,為他們解封。”

    刷。

    一道寒光從秦浩軒指尖迸射而出,冷意彌漫,剎那之間,將他身旁一株黃色小花冰封。

    海敖凝視這一株被白色冰霜覆蓋的小黃花,探出一抹神識查看,驚訝的發現,它依舊活著,但生機卻被禁錮在了這一瞬間,如果冰寒不退,似乎能夠永遠存活下去。

    “我并非將它徹底的禁錮,它的生命是流動的,只不過相比于正常形態,慢了很多罷了。”秦浩軒手指輕輕的從小花上方拂過,那冷冽的寒霜,一點點消融,黃色的小花在輕風中微微晃動。

    “所以你就是這樣延長了他們的壽元,一直到仙路開啟,一直到你有足夠的把握將他們送上仙界。”海敖望著不遠處低聲笑語說話的楊家三口,若有所思。

    秦浩軒沒再說話。

    海敖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秦浩軒:“你想我怎么樣?”

    秦浩軒從巨石之上起身,這一舉動也引得其他人望向了他。

    “跪下,拜我為師。”

    海敖垂下眸,拂開身前的衣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就像當日在凌滄門,他在廬方道人的指引下,跪倒在石像身前,心甘情愿,此生無悔。

    一拜,兩拜,三拜。

    師禮既成,兩人一世的師徒情分既定。

    “師父。”

    海敖抬頭,看著秦浩軒,叫道。

    秦浩軒低眸看著自己的徒弟:“以你現在的能力,想要帶他們飛升,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海敖低頭說道:“請師父教我。”

    “放開你的神識,我傳你功法。”

    放開神識,于修士而言無異于將自己最薄弱的命門送給對方,那是完全的信任才能做出的舉動。

    海敖沒有半分的遲疑,將自己的神識打開了。

    楊家三口被神道之體送離,秦浩軒與海敖兩人盤膝而坐,金色的神識在他們之間傳遞,這是最快速也是最精準的傳授方式,而秦浩軒毫無保留的,將自己一生所學,傾囊相授。

    即便是以神識傳授,秦浩軒這一教,也教了足足有一年的時間。

    一年之后,秦浩軒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天際晚霞璀璨,清風飄蕩,倦鳥歸巢,他看著自己眼前閉目凝神的弟子,微微一笑,指尖一揮,將海敖送入了石洞之中,同時在石洞外設立了防御陣法,做完這一切,他又詢問了楊家三口的意見,得到他們同意之后,將三人冰封。

    待海敖有能力送三人升仙之際,便是他們解封之時。

    “老祖,有訪客到,說有急事求見。”侍童匆忙而來,說道。

    秦浩軒抬眸看了一眼仙魔戰場的方向,那個地方,終于有動靜了嗎?

    秦浩軒來到會客室的時候,正見到凌越老祖一邊給自己大口灌靈茶,一邊與賀東華說著什么。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deur.icu。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4xiaoshuo.com
热门棋牌游戏平台
金库电子游戏平台网址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刘大军时时彩书有用吗 山东时时官方 棋牌中心 专业玩彩 时时彩技巧与攻略 快三单双大小如何压才稳赚 北京pk拾是骗局吗 江西时时无法兑奖 pc蛋蛋28北京全天计划 3牛娱乐平台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彩龙虎手机版 全天北京pk10计划网页版l 7码默认版块 手机棋牌游戏